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2014年03月21日  

2014-03-21 18:05:52|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这一个多月,没动笔。

害怕动起笔来,也都是离不开谈工作上的事。是的,正如某闺蜜所说,我这个口口声声坚决“不以工作为重、不做事业型女人”的小女人,却常常不自主地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任由工作和情绪捆绑占据我大部分的生活空间。

悲是悲了点,但也有人提醒我,这证明我足够热爱工作,才能有如此重视和在乎。

我不以为然。

如同我珍重生命,珍重身边人,珍重所拥有的一切一样,我的内心对我的工作、我在工作上遇到的人会珍重,但我也无法辨识,我的这种“在乎”是不是有点过了?!

时常会让我有种喘不上气,又活生生憋回去的感觉。

 2

有天跑到沙田开会,会后一群大龄女青年站在大露台上,免不了就是谈生活琐事,谈到饮食、运动、作息、护肤。平日里忙忙碌碌,无暇顾及自己曾经重视的一切,感叹被拽着走向了三十。因为忙碌,脸色逐渐黯哑,身材渐渐走样,眼睛不再明亮,衣着打扮也失去了兴趣。在相互理解着各自的不容易之际,大家似乎都把“情节最严重”指向了我。其实,我也是尽量按时上下班的人啊,可为何给人感觉太太忙?

是我常常把工作的事情挂在脸上、心上、梦中的缘故吗?

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其实一直伴随着我,更要命的是,大家都看得出来!

一些特别细心的同事有时候会主动帮我做事,邮件中不忘叮嘱“你一定是巨忙吧?注意休息啊!”

影子骂我:你至于吗?有那么忙吗?!你一个小小的做宣传的!单位是你们家开的吗!哪来那么多事!哪来那么多放不下!你只是需要“完成”,而不是过分投入!

虽然是批评,但是真的挺有道理的。我应该再多反思,这是一个思想上的问题。

没动笔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有大半个月我在修理着一个文本。

这玩意拖拖拉拉写了一年,最后到了快要定稿的时候,被告知很多事不宜写出来,建议自行删除掉一大半。心凉了半截。

但心里还是想,这就算最后不能出来那么多,我的劳动成果也不会白费的啊,过程大于结果啊,对不?虽然老实说有那么一点点“被压榨才华”的感觉……

不知道有没有人体会得到那种反复修改的滋味,并非从叙事本身去考虑,而是从是否合乎时宜、是否合乎当下形势去考虑?有那么几回,我觉得自己写的通篇都应该删除,每个字都是“不合适”。

实际上,我已经享受着“最高待遇”。被三个理事长围着我解释,“为什么不能用呢?原因是这样的……”,领导要小心翼翼地抛出“你写得真的很好,不过这里面有些不合适的地方不能出现……说出来怕你接受不了……”我当然大方表示“没关系”的啊,但他们还是轻轻地说:“作最坏的打算,怕你听了接受不来,要辞职。”

当下我只觉得哭笑不得。被三个加起来百多岁的老板照顾情绪,我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感到悲哀?我在他们面前明明很坚强(很理智)为何还是被一眼看穿!

冷静之后我也悟出来了,我仍然用“新闻记者”的伪身份,用“记录客观事实”是思维去做宣传工作,这,真的很错。宣传,即便不作自我夸大,至少也是“不说假话,真话说一点点”吧。

这个领悟,让我对自己的文本更加嫌弃。那种苦闷,自知。

 4

嫌弃的还有我常常做出的“不合适”,最近被“不合适”萦绕,就连刚踏出校门的新同事有时候也忍不住要点醒我。

有时候内心坦然,话到了嘴边,脱口而出,被旁人按住,“小声点,某某某在后面”。可在我心里,我所说的既不是扭曲也不是八卦,为何他们还是怕被人听见?

有时候决定去做一个方案,会上提出后被七嘴八舌地说,“这样不行的,不合适”,揣测各种可能会发生的恶况,困惑了:是我把世界看得单纯,还是他们已经是“因噎废食”?

想想我过去的工作经历,环境也不算是绝对单纯,但我似乎从未活在被反复提醒是否“不合适”中,初出校门就算有不合适也是大条神经,嬉笑怒骂就过去了。

到了今天,我一个已工作四年的人,仍然被同事提醒着众多“不合适”,还真是有点不合适。

想到这点,庆幸我还是过了几年不去考虑和在意是否“不合适”的日子啊,但,真的太短了。这似乎又回到了青春到底是多少年的命题。

 5

疯狂的三月,从做策划开始。应该说,从我最不擅长的工作开始。

表面看起来很淡定,做方案、讨论、修改、征询意见、定稿、执行。分三个星期完成找赞助、申请场地、做宣传品、招募志愿者、媒体发布等等等。

到了临举办前的一周,我开始失眠。流程备忘都在脑海中反复地写,尽管无数人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明晰分工,一定要明晰每个人的职责,一定要反复地去说清楚,才能确保流程流畅无误,但我还是没法完全按要求做到。

常常因为不想麻烦人,不好意思分配太多的工作量,担心对方会有情绪会累,自己可以默默承受多些,哪怕明知最后的结果可能不完美。——我发现我真的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呐,但有时候想想我这种宁愿照顾人的感受也不多考虑效率和结果的人,真的很鸡肋。

但我真的做不出来,说不出口。除了把自己累死,更是一副吃力不讨好的样。

活动当天,不知为何人民公园的人特别多,原计划招募的300多名参加者已经塞满了小广场,再加上吸引过来玩游戏的来来往往的人流,让我晕眩了一整天。没喝上一口水,没吃中午饭,从上午忙到下午,觉得自己端着一盘热辣辣的汤来回跑,焦急而又谨慎。

晚上回到家,瘫软在沙发上,因为妈妈的一句小唠叨我竟然冒了无名火。闭上眼,眼泪满眶,委屈感上涌,含泪睡到10点。醒来,影子说,期间他和我妈就在客厅里默默坐着喝茶,不敢开电视,不敢说话,只有时不时转头望向我的心疼。

在两个最疼爱我的人面前,我还是应该更坚强一点才行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