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8月5日 实习第廿十四天  

2009-08-07 17:54:48|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摄影记者出差,我“孤身进村”。前一天晚上忍痛用双氧水又对膝盖进行消毒,撒上云南白药,伤口终于干了。可是走路会痛,一蹲下伤口又裂开。我决定套上一条旅行的宽休闲裤掩饰,直接打车到渡口。第二期采写落在我一个人身上,不管怎样,进村了再说。

在渡口等船,看见GY和弟弟推着一辆三轮车就来,原来他们从广州回来的路上正好碰见了招伯伯,这位可爱的老人一大早去外面买啤酒买零食,乐呵呵,只为召集营员们今晚“来家里玩”。招伯伯十分健谈,我顺手就确定他为一个采访对象。这一路上有个动人的细节,招伯伯一上船就忙着帮我们付钱,我们把钱塞他裤袋里被发现了,于是我们都说“风大啊。刚从你兜里掉下了的!”他一脸认真“是不是真的啊?”连问三次,我们都肯定又肯定回答,他才揣进兜里,他一转身,我们全部都笑了。

可怜我的脚了。一进村我就马不停蹄,每弯一次脚都痛,何况采访的老人都住在楼上,我最痛苦的就是爬楼梯了。直到下午6点,我的采访本子上写满了记录,按照原先的计划和临时增添的对象,我基本收集完整资料了。

晚上回来吃工作营的饭,和他们一起安排稍后的“告别晚会”。尽管没有参加这期营,不记得自己有几次是看着那些视频和照片流泪,尤其是听着熟悉的营歌。新生营员的干劲,在烈日下建筑工程,运沙,拆房,批砖,家访,煮大锅饭~~~搞怪的动作搞怪的会议和PARTY。想到太多了,我已经不是营员身份,进来和村民带着“目的性”的聊天,留心更多的是新闻性新闻价值的故事,而忘了当年,我是如何在村中无忧无虑,享受那份和老人和营员之间疯狂快乐的岁月。

    结束晚会,营员陆续送老人回家。离别的伤感不可避免,这班可爱的孩子当然不会放过最后的机会“疯癫”,而我很没趣的去写稿。一直写到12点多,弟弟发现我的两个膝盖又红又肿,“命令”我赶紧休息。临睡前发现,诺大的营房他们还未归来,估计在外面“杀人”。好吧,我承认我老了,我不想玩,脑子里还在想明早要补充的采访,用笔记下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