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写给挚友初夏  

2014-09-15 18:42:53|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挚友初夏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今天是挚友初夏的大喜之日,在得知她将回潮州老家摆喜宴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参加。只因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无可取代,也彼此认定是一辈子的挚友。

谁知,一直等也没等到她的喜帖和邀请,直到上周在微信上看到她发出了婚纱照,才厚着脸皮问:哼,你都不邀请我!

当然,我知道她是心疼我,路途遥远,不愿我奔波、折腾,所以说“结个婚也没啥啊!”“小祖宗你别折腾了行吗”……

东莞和潮州相距400多公里,坐车估计最少也要56小时,我得知她的喜酒定在周一的晚上,我就盘算着怎么去可以节省时间,让影子帮我计算我们自己开车去和乘坐高铁的两种方案哪个更好。我确实是不怕劳累,但工作上的事如果再多请假就比较为难。因我刚从香港回来,已脱岗十多天,手头上的工作已滞后一大截;加之我不久前因病休假了一个月,实际上年度计划的很多工作已严重滞后了;本月还有个国庆节假不可避免还得多休个几天探亲假……种种原因使我很难从工作上脱开身,责任心导致我对单位总有点点“亏欠”的心理……在努力加班了仍不能完成之后,我只好就忍痛放弃了这个念想了很久的婚礼。

那两天我还幻想着,我要在前一天跟她说“抱歉我没空过去啦”,然后今天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肯定是很感人的画面……

然,生活充满无奈。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有心无力、身不由己,会导致人生当中的一次次缺席和错过,而遗憾都将永远是遗憾。

我和她,相识不多时,联系不多时,但彼此的心里,却长期地保留着一个重要的位置。也许,当我们老去的时候,想起这漫漫人生中心里面最心灵深处的挚友,都会有对方的身影。我确信,好朋友的情谊,绝不是逛街吃饭聊天八卦,现实生活中并不一定要长久的陪伴,但心灵却是一个很坚实的依靠。让我在想起她的时候,心里都是充满安全感和温暖的。

1

初见初夏,是大一那年的秋天,刚刚开学。我们在一个社团“青协新闻部”里碰面。她扎着严肃的马尾,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睫毛弯弯,不怎么爱说话,但上台作自我介绍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冷艳。认识了以后,我常常在校园碰见她,她背着一个书包,牛仔裤、帆布鞋,一个人默默低头走路,没有伴,独来独往。那时候,我觉得她的美丽,是一种孤独的美丽,也是让人心疼的美丽。

那会我跟大学舍友蚊子形影不离,这货当年也很“二”,她曾说初见我时也觉得我“冷傲,清高”,但后来发现我也可以很“二”之后就变成了打打闹闹的双生花,游荡在校园里。当时,我却以同样的目光远远地看着初夏,一个总是吸引我默默关注她一举一动的女子。

一次机会,我和她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义教”,到一个外来工子女的学校里上课。我仍然默默地看着她,她看起来并不那么“冷”了,能够和同伴们谈笑风生,我们也交谈着。

另一次机会,我们联合了社团的其他部门共同前往一个麻风病康复村探访,那次营我们需要驻留一夜,我和她同被选为晚会的主持人。由此我们有机会交谈更多。在出发的路上,她分了一边耳机给我,反复地听着阿桑的歌,最让人想要落泪的是《温柔的慈悲》,一路无言。我们都爱同样的歌。

那个驻留村子的夜晚,我们所有人都睡在了村头的小山丘上,看着城市当中少见的星星,一点点地袒露出内心真实的声音。已经忘了说过了什么,但那个夜晚,绝对是我们永远难忘的星夜。

2

有次我们一起搞义卖活动,突然下暴雨,我俩跑到一个小摊位面前,各自选了一个黑色的戒指。发现我俩都挺“文艺”的(那时候还找不到形容词)。

我们后来有了些文字交流,也少见面。大家都挺忙,我常见她一个人去图书馆或者去去教室自习,安静美好;而我和小伙伴们一出现就是“没个正形”的样子,大学的我虽然在班级上极为低调,却也是悠然自得地蹦跶着……

我渐渐了解到,她真的是同学们眼中慢热的“冷艳杀手”,军训这种团体活动都没有帮她找到一个新的同伴,而她也享受着这样的状态。那时候,校园里她唯一的依靠,也许就是同校的男友。同样的,也是孤高的一个男生,我甚至都不敢和他说话(后来才知他是个学霸)。

我的大一,只有半年的时间是跟她在同个校区。很快我就要搬离三水了。我们才刚刚熟悉就要分开,但却不得不说,我们没有表白过什么就已经认定了彼此。

离开之前的晚上,我打包好宿舍的所有东西,让学校统一运完新校区后,空荡荡的宿舍连床铺都没有了,大家都各自找同学依靠,我哆嗦着穿着一件浅紫色的大棉袄就跑到初夏那里去了。

时值深冬,三水郊区的冬天更是冷得令人发指。还记得她一打开门,就取笑我穿得像个粽子,还说那件棉袄穿在我身上更像个小屁孩。她渐渐对我有了一种像是姐姐对妹妹的怜爱,而我也乐意地享受着这份怜爱。她穿得十分单薄却不怕冷,她帮我打热水洗澡,晚上挤在宿舍的小床上,她还深怕我会冷到。

那时候特别搞笑的是我还取下了我书包上一个喜爱的小公仔送给她,然后她也送了我一个她随时携带的东西(抱歉我真的忘了是啥了,哈哈)。那应该是2007年初,我们都还未满20岁。

3

那年寒假,我遭遇失恋重挫变得心事重重。漫长难熬的寒假里,我决定独自一人出门,到“很远”的地方旅行。(对于从未独自出门过的我来说,潮州,算是远门了)。

我真的背着大包就出现在初夏面前。她当时骑着一辆很大的自行车来载我。我坐在了她的后驾,望着她单薄的背影,自由而轻快地穿梭在民居小巷中,千回百转,她的技术出奇的好。

那几天,她每天都带着我出去玩。去到韩文公祠,我们俩无言地在洒满阳光的长廊上静默着,晒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去;在滨江长廊高高的城墙边,疲惫不堪地坐下,我因为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鞋更是疼痛难耐,她突然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跟我交换穿,我当即想起了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与她分享之,她没看过,还笑说我们也像是那样的“情侣”啊……

我们变得更加无话不谈,但很多时候我们俩却常常沉默。她深知我的心事,没有多说安慰的话,就是这样静静地陪伴着。

还记得临走前在那个车站,我们俩,在候车室里,更是全程无话。心里莫名地就堵得慌。好像是因为下学期我们不能在学校见面了(因校区不同)。好像又不是这个原因。很多年后我们聊起,都始终不明白那天在离别的车站上的我们,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成为了难得的知音。

4

分开校区之后,我在广州,她在三水,但一年半之后,她也会到广州校区,完成我们大学的最后两年。记得那一年半的时间里,我有两次回三水,两次都去找了她。

第一次回去见她,她长胖了许多,脸蛋圆圆的,跟我一样的包子脸,看起来开心了许多,校园生活渐渐适应,她的身边多了很多朋友,聊天方式也变得有趣,在熟人面前也是妙语连珠爱开玩笑的啊。我们再一次挤在那张小床上,她睡前还会一如既往地发短信给男友,编辑短信是深思熟虑地写写停停,仿佛在探讨人生哲理;我俩许久不见,断断续续聊至深夜,她才说翌日要早起去参加一个征文比赛,因为一等奖是300元购物卡!我迷糊地睡着了,朦胧中天亮起来,床头正对的窗口望见她从外面回来,原来是给我买早餐去了。我睡到中午起来,看到早餐下压着字条,叮嘱我享用,不能送我走了。后来才知,她那天参加征文写了我俩,题目是《那些花儿》,而且真的得了一等奖。

第二次回去,她暴瘦得厉害,说病了一段时间,在家里问了很多医不见好,最后她妈妈担心得不行,只好求神拜佛,竟然真的康复了。那次我和老罗小欢(一个我们共同喜爱的小师姐,也是她才让我们相识)一起回去的,我们仨一起去逛街买衣服以及暴饮暴食了……那次,也奠定了我们这个三人组的友情,可以说有了小欢的加入,我们总是笑料不断。但至今仍然记得她那暴瘦的样子,内心是深深的心疼。

5

大三那一年,她终于也回到广州校区了。我们同在的那个社团“青协新闻部”解散了,而且大家都忙。我当了班长。我谈恋爱了。好像就什么也没顾上,好像就是在和影子的四处穷游旅行中,就过去了一年。

那时我去过她宿舍一次,她又变得安静了。说看到妹妹写的信会哭,说起了弟弟的感性满是心疼。我们又似乎什么都聊,又似乎什么都没聊。

大学对于我来说就要接近尾声了,大四我的专业都无课,全年在校外实习,大三暑假我退了宿舍,打包了所有东西回到了东莞,而初夏学的专业仍需留校上课。我们又再分开两地。

6

2009年在南都实习的期间,我突然“收心养性”地变得勤奋了,全副身心地投入着,慢慢地从实习到正式的工作岗位,战战兢兢,充满了一个准毕业生所有的恐惧和期待。

虽未正式毕业,但似乎广州的一切渐渐远去,我在东莞认识了新的人,新的环境,每天黏在一块或是不时聚会的都是各种各样不同时期的好友,有大学、有中学,也有实习和工作时,我陷入了一个新鲜的世界里,唯独没有了她。

一天,我在报社收到她给我的一封手写信,仿佛就在一瞬间唤醒了处在“现实战役”中的我,把那个每天打着鸡血一样冲向社会的我,拉回来一个温柔的地方,轻轻地告诉我一些我差点忘记了的情感。

“关于友情的东西,在你身上我一直重复地思考着,曾经带给我困扰和低落。一些复杂的、变化着的情感伴随着这三年走过来的友谊,深深浅浅,若即若离,惺惺相惜。珊,我无力于争取,却会因为害怕失去而泪流满面。你是我永远的好朋友,无法复制的是你的坚强、美丽和独特,慢慢地长成了我的挂念,是如此的深刻,像是从未有过。”

“不管是浓烈的亲密也好,淡淡的相思也好,我会是一直陪伴在你心边的好姐妹,原谅我不懂刻意,姿态高傲,表达冷静,但我很真诚,也很在乎。”

一字一句,我都看懂了。其实我又何尝不害怕失去这个挚友呢?她说曾写过一封未寄出的信给我,那封信更像是写给她自己的,让矛盾的自己变得冷静。后来我们曾再次聊起这个话题,她说:

“不得不承认,曾经有段时间觉得疏远了,看着你身边有很多好朋友,觉得自己是不是不重要了,但是你知道,我就是这样,表面永远不冷不热,但是心里很害怕,因为我的好朋友实在为数不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希望你身边有很多好朋友,陪着你,给你快乐,而我就这样静静躺在你心里某个角落,或许突然有一天你觉得需要我这个朋友了,我一定在你面前蹦跶,这么多年了对你的感情只增不减,以后也会是。”

这封信一直被我珍重地珍藏着。今年7月我在病床上起来,翻出一看,再次感动无比,那份力量仍在,让人心安。

7

毕业前夕,我已在报社正式上班了,但有时候还是需要回校办理一些毕业的手续。

每次回去,初夏都会约我吃饭。她又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和男友的感情似乎出现了一丝丝危机。在校外的那家东北餐厅,她为我点了一盘她认为最好吃的宫保鸡丁,用勺子舀给我,也舀到自己的碗里,一勺一勺地,安静地吃完。我记住了这个如电影般的画面,清晰的,带着我深深的注视。我似乎总是这样深刻地记住了有关她的所有画面。

有一次我回校,好像是参加毕业旅游还是什么,反正折腾得非常累腿都断了那种,深夜一两点才刚躺下,就突然收到了初夏的短信,她极少这么晚找我……那晚我是穿着睡衣飞奔到她宿舍楼下的,看到她一路哭着跑过来抱着我,我真的从未见过“冷艳或是调皮”的她这么情绪失控过,我真的被吓到了,在我眼里她虽感性却也是坚强的。

那次是她和男友的一次比较严肃的“分手”,这让从高中就习惯有他的她很难接受,表面上的平静淡然在一段时间后终于爆发。那晚,夜色如凉,待她冷静下来后,我俩衣衫单薄地坐在宿舍楼下的长凳上,一直聊到了天色渐亮。

虽然回宿舍的路上我已累到睁不开眼,腰疼腿痛,但想到她在最难过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我,我就算累死也在所不惜。

当然,那次“分手”虽然痛苦,但所幸十分短暂,很快他们又和好了,今天的新郎还是那个他。写给挚友初夏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8

工作这四年,我们还是不常联系。网络上开始有了微博、微信。我们除了网络聊天、评论,也没有更多交谈。

2012年我开始张罗装修房子,工作和生活忙得焦头烂额。人们总是无暇顾及着一些真正重视的深爱的朋友,尤其是分隔两地的朋友,虽相距不远,却还是“这么近那么远”。身边大多数的“朋友”往往就是一些工作上的同事、生活上的玩伴……

那年3月,有次在Q上聊天,她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她生病住院了,动了手术,知道我离得远,而且在忙房子和弟弟婚礼,一直没跟我说。等差不多出院了才告诉我,盯着屏幕上的对话框,我心疼得只想立刻飞奔过去,但那时候我根本跑不了。

在那段她自觉“整个世界都暗掉”的日子里,我只能通过网络陪她聊天,担心着她起居饮食,但她却说:“我也想你,想到你,起码就会有很多正能量。”

在我装修房子的期间,由于资金时常短缺,我和影子也苦恼了好一阵子,我偶尔也会跟她提起我那时的窘迫和忧愁。谁知她想都没想,立刻说“我这有一万元是我的私房钱,你可以先拿去用……”

还记得那时候我是在回家的公车上,我放下电话后真的哭了起来,因为她那时候才出院没多久,而且她的病是需要长期吃药的,她的家里也有弟妹的压力……想想那段日子我向一些比较有钱的“朋友”开过口,但他们最终都有不同的借口没借,相反都是一些经济比较紧张的同学愿意拔刀相助,而初夏是其中最让人感动的一个。虽然我坚持不要她的钱,但这种恩情,毕生难忘。

9

2013年我结婚了,没有置办婚礼,跟影子去西藏旅行。出发前在东莞办了个小派对,请闺蜜亲友吃顿便饭。

初夏从广州过来了。我们已有三年未见。经过岁月的沉淀,她变得更漂亮了。她的男友一毕业就考上了超难考的国家公务员(不认识人所以完全没有‘走后门’),已打算在广州定居,生活越来越安稳,他们也不时出去旅行。她依旧保持着和现实生活不远不近的距离,与世无争地守着爱的人,守着自己的世界,安静恬然。

很多女孩到了婚嫁年龄都不得不考虑现实问题,包括我自己,对于要买什么房子、要什么样的装修我都特别地操心,有个梦想的房子和梦想生活的样子,都会慢慢地根据现实细化、具体化,整个过程也难免会“上蹿下跳”各种情绪波澜。但初夏不会,她始终如一碗清水。

那次见面后没多久,她和男友在广州买了套楼层高的一线江景房,每当夜幕降临,城市夜景璀璨如画铺开,羡煞旁人。相比起很多在广州打拼的女孩,她和男友都不是富贵家的孩子,毕业三年能做到这样算是幸运,但她不知不觉。她只发过一张夜景图,之前的购房和装修提都没提,全部由男友一手包办,她悻悻然,“我懒啊,反正我也不懂,也无所谓。”其实,她所谓的“懒”和“无主见”,就是对于现实的“无欲无求”。

后来,我们在微信上开了个“三城女侠”的群,和定居上海的老罗,我们仨不时联系一下,约定着下次去参观彼此的新居。

10

写下这些文字,几乎是倾尽了这些年来我们的相知相逢,毕竟,我们见面的次数真的不多。我从未好好写下过一份友情,大多数时候我都将亲情放在了第一位,爱情次之。一路走来,在拉扯不断的情感中,刻骨铭心的友情很少,能走到今天的更加少。

很多你曾经你以为腻歪着就永不分开的朋友,随着时间和距离渐渐淡化了,最终只是成为了你某个时期里面最好的朋友。

最后,想引用最近看书摘抄的一段话:

“我们是一生的友谊,相逢时我们话题不断,平日忙碌中,只是对方的一份牵挂……我们一生会认识许多人,有同学、同事、旧友、新知。有些人会与你擦肩而过,最终成为路人或者照片中的记忆,即便曾经往来密切朝夕相处。他们没有与我们成为一生挚友的原因或许有很多,但究其根源还是彼此对自身和世界的价值认知不同。所以,不必为曾经的来来往往热络喧哗纠缠苦恼,如果没遇到好朋友不是谁的错……这世上总有人和你用同样的方式思考,找寻到这样的朋友,无论彼此身处何方,你都将不畏惧、不慌张。”

感恩,此生能与你相遇相知。愿今后的人生,我们继续相互地见证,给予彼此最安定的力量。

 

(——写给挚友:苏楚霞)

写给挚友初夏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写给挚友初夏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诗出自:            【把她放在遥远】

                                                                ---李敖

爱是一种方法,

方法就是暂停。

把她放在遥远,

享受一片空灵。

 

爱是一种技巧,

技巧就是不浓。

把她放在遥远,

制造一片朦胧。

 

爱是一种余味,

余味就是忘情。

把她放在遥远,

决不魂牵梦萦。

 

爱是一种无为,

无为就是永恒。

永恒不见落叶,

只见两片浮萍。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