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2012年10月3日《桂林晚报》  

2012-10-05 19:56:46|  分类: 我和影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0月3日《桂林晚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2012年10月3日《桂林晚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国庆节3对年轻人专程到灵川潮田一山村喜结连理 这是1953年以来
“麻风村”里的第一场婚礼
 
     10月1日和2日两天,位于灵川县潮田乡的“平山麻风病人康复村”来了100多位客人,他们现在或者曾经是帮扶麻风病康复者的志愿者。这两天,他们从桂林、北京、甘肃、安徽、广东等地赶来相聚,是为了参加志愿者刘伟和姚重新、蒋建国和杨冰珊、付光明和陈颖在此举办的婚礼。

      这场婚礼,是“平山麻风病人康复村”从1953年开始收治病人这半个多世纪以来,举办的第一场婚礼。

     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首场婚礼

     婚礼在一个不足40平米的房间里举行。房间里张罗着大大小小的红喜字、五颜六色的气球,简朴的红桌布上盛满了颜色鲜艳的喜糖,在两根红蜡烛的微光下,房间显得异常温馨。

    这样的婚礼看似传统、普通,其实极其特殊。

    大红喜字下,27位老人端坐在新人面前。仔细一看,便能发现他们身上的特殊之处:一位老伯放在腿上的双手,蜷缩在一起,没有手指;另一位爷爷不经意撩起裤脚时,露出的是一只“铁腿”……这27位老人,几乎是目前“康复村”的所有人员(有一人在婚礼当天回家了),他们中年龄最小的56岁,最大的已经90岁了。

    众所周知,在过去,麻风病令人闻之色变,绝大多数麻风病患者都会被送到“康复村”里。随着医学的发展,如今麻风病虽然已不再可怕,但仍有大量康复者留在“康复村”里,基本与世隔绝。

    康复者黄老伯说,自己1953年来到“康复村”,村里即便有人结婚,也不会举行婚礼。这几年,村里的伙伴一个个老去,丧事不断,人数从几百变成现在的28个。“快60年了,这是第一次有喜事!真没想到还能看见孩子们娶媳妇儿,我们打心里高兴啊!”

    昨天的婚礼上,新人们坐上了自制的婚轿,拜堂成亲。宾客们放起了礼花鞭炮,村子真正的主人和大家一起吃喜糖、喝喜酒……

    康复者田奶奶脸上笑开了花,她说:“村子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热闹过。”

    “麻风村”里埋下的爱情种子

    昨天喜结连理的这3对新人,之所以把婚礼举办地定在“平山麻风病人康复村”,是因为他们与这里都有一段不解之缘。

    刘伟是其中一位新娘。2006年,还在广西师范大学就读的她,第一次随“‘家’桂林工作营”大学生志愿者团体走进“康复村”,帮扶康复者,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陪他们聊天解闷。

    从那以后,小姑娘在整个大学期间进村40多次,不仅寒暑假去,假日、周末也去。用她的话说,每个老人家里油盐放在什么位置,她闭眼都能想得出来。

    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刘伟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姚重新。2007年,同样加入志愿者活动的姚重新,深深被刘伟在照顾康复者的过程中所散发的善良与爱心打动。两人之间爱情的种子,在这个偏僻幽静的山村里埋下。

    另外两对新人,蒋建国和杨冰珊、付光明和陈颖同样是在“康复村”里、在帮扶康复者的过程中相识、相爱的。

    现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付光明回忆那时的情景说:“在‘康复村’的经历,承载着我和陈颖太多的情感。那时候,身为学生的我们手上的钱并不多,有时甚至连进村的车费都没有。但因为牵挂康复者,我们一起在校园里收废品、义卖,然后兴高采烈地用这些钱去献爱心。同时,那也是我和陈颖之间的爱的旅程。”

    在“康复村”中相聚,让这3对年轻人走到了一起;因为共同帮扶康复者,他们的心越贴越紧。“现在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想想我和陈颖一起走过的这段路,都会觉得安心而又实在。”付光明说。

    这场婚礼是承诺更是挂念

    从大学毕业后,这几个年轻人各奔东西。今年,这3对年轻人各自领取了结婚证。在都还没来得及在家中举办婚礼的情况下,他们不约而同地决定要先在“平山麻风病人康复村”办喜事。

    姚重新说,刘伟毕业后和他去了福建,虽然不常去“康复村”,但刘伟心里从未放下康复者们。“她总是想方设法打听康复者的消息,询问他们过得好不好,时不时还托人捎东西进去。有时想着想着,她还会哭出来。”

    因此,当刘伟首先提出要在“康复村”里举办婚礼时,姚重新立即同意了。

    和刘伟两人一样,毕业后前往东莞工作的全州人蒋建国也坚定地要在“康复村”里举行婚礼。

    读大学做志愿者时,蒋建国和康复者们的关系非常好。他管康复者叫“老顽童”,对方则称他“臭小子”。他们行走时勾肩搭背,同饮一杯酒,同睡一张床,亲密无间。蒋建国说:“有一次我和一名特别要好的康复者聊天,他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答应他,结婚时一定请他喝喜酒。”

    可惜,去年,这名康复者不幸去世。得知这个消息时,原本爽朗的蒋建国哭了:“我欠他的承诺,永远无法兑现了。”

    那时,这几名年轻人意识到,这样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多。他们说:“2007年我们在这里的时候,‘康复村’里的康复者有50多个。到现在才短短几年,康复者陆续离开人世,现在已经只剩下28个了。”几个年轻人在痛心之余,都有了一个想法:“结婚时,一定要让康复者们亲眼看见,并且一定要快!”

    正是在这样一种情愫下,刘伟和姚重新、蒋建国和杨冰珊、付光明和陈颖在这个国庆节,共同回到“平山麻风病人康复村”里举办了婚礼。

    他们已视彼此为亲人

    婚礼现场,新郎蒋建国依稀又回忆起了当年他们刚开始做志愿者时的情景。

    他说,起初,康复者们都不像现在这样乐观开朗,他们性格比较自闭,不愿与人交流和接触。“而志愿者们也有一段适应过程。2006年,来自桂林医学院的一名女孩帮一名腿部溃疡的康复者包扎,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包扎完后,女孩一个人跑到很远的地方,独自呕吐起来。”

    现在,康复者和志愿者者的关系早已非同一般。婚礼上,3对新人亲切地叫康复者们“爷爷”、“奶奶”,毕恭毕敬地给康复者们敬茶、叩首,情到深处,声泪俱下。这时的康复者们在给新人们递上红包时,眼角也微微泛起幸福的泪花。

    在他们心里,早已把彼此视为亲人了。

    记者杨亚 文 记者李凯 摄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