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这段时间的几件小事  

2011-05-13 17:36:06|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的几件小事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五四】

五四青年节那天,去听了一场本土乐队的专场演出,各位band仔很给力,对音乐充满了向往的热情,从眼神中迸发出来,很有感染力。

他们的音乐大多数歌颂大自然、自由和真爱,他们爱这个世界,爱环保,爱身边的一切人和事,然后用各种乐器、乐谱、以及歌喉,从内心深处爆发。看着台上的他们,有台型,有范儿,有heart。我在想,生命应该是这样的,活力四射,熠熠生辉。

活在日光下的我们,通常很矜持地做着大部分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有些索然,有些焦躁,忘了最初的自己,最初的理想。

演出前,我采访了一个音乐总监,也是乐队的主唱,他曾经是香港金牌大风和百代唱片公司的词曲创作人,给我们很多熟悉的明星写过歌。

他是东莞常平人,很棒,我们聊了一会,他准备上台,我说:“祝你们今晚演出成功。”

“谢谢你,有机会一定要来我们的录音棚,我们好好聊。”他伸出一只手,我们握了手,他笑得真儒雅。真心的佩服,祝福这些还有梦的年轻人。

当然,还要特别怀念一下四年前的自己,五四那天我第一次参加工作营,在平山村里谈理想,村长蒋伯竖起大拇指说:你们都是好青年啊……

今天感觉有些辜负了蒋伯的期望,心中失落怅然。

 

【杂志】

我感觉自己突然就开窍了,很奇妙,有时候想着想着,竟然兴奋到睡不着。我想我终于有点“入戏”了,太好了!

某天采访结束回来的路上和杂志部的LL同志聊起,发现他们采访过很多素材,都是我至今未涉猎,看来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很多有价值的线索。谈到我常常收不到杂志,要求他下次给我带一本最新一期的。

“以后我包里常备一本,遇到你了就给你。”他说。

于是脑子一灵光,我想到了一个思路:LL同志每天都揣着一本杂志,每次去采访都没遇到我,可是不知不觉中却送出了7本,他遇到了一些值得送出杂志的人,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其中一个或许真正读懂了他写的东西。等到下一次我遇到LL的时候,他身边的女孩从包里掏出了那本杂志,递给我。

这个故事叫《第7本杂志》,有点像《第36个故事》,情节一定要是奇幻的,平淡又有共鸣的。我还未完全设计出来,但每次一想,就很兴奋,也常常会因为看到一件事想起一个人听到一个经历,而由此想到要“拿来”作为素材。

师父说我这个状态很好,要“时刻都有一颗想要创作的心”。我其实不是很用心,也不太上心,没刻意去想故事,但我渐渐有些领略那种心境了。这个一定要纪念一下。

 

【“扫街”】

莞城的老街的确很有味道,我常常流连其中,发现这里就像一个大杂货铺,需要真心的人来“寻宝”,而几乎每次,我都有惊喜的发现。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做记者了,一定还会对这种“扫街”的日子念念不忘,即使这份工作不可避免有些讨厌之处,但绝不能抹杀的是那份“地毯式搜查”的乐趣。

有天我发现了深巷子里有几家裁缝老店,做的是精致漂亮的婚纱和旗袍,原来它们早就名声在外,很多外国人都特意跑到这里来订做。还有一些零散的手工作坊店,店主自己做棉麻布料的裙子、挎包、围巾等,并且出售一些布料辅料,光是不同的花纹的蕾丝就有上百种,看得我心花怒放。

此处附近有古董街,有花卉街,有零食街,鸟语花香,树影斑驳,骑车而过,目之所及都是温情的市井百态,浓浓的乡土味道。最是喜爱老街的老建筑、老街上行走缓慢的老人,连家门口的宠物都是慵懒的,他们,让这个世界静得连钟摆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常幻想,如果日子就这样,从这条巷走到那条巷,从街头走到街尾,看到多处转角的惊喜,沉浸其中,那种悠然自得,是不是一定要等到老了才“有资格”去享受呢?

 

【隐士】

还是要说说采访古董街遇到的一位老师,他60岁,在上一篇博文中,我的报道写的“大胡子”正是他。当年是四川省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然后在当地教了8年高中语文,也教过英语,据他自己说是那里“有名望”的老师。

周末的上午,我和影子穿着休闲服,骑着各自的单车来到榕树头古董街。逛了一大圈,看集市上的人“慧眼识宝”,当然也看他们怎么把赝品忽悠成精品。影子说看见一个老人拿着蒲扇在集市上“招摇过市”,后来才发现此人正是我的线索目标——大胡子。

递上名片,他首先问:“哪个学校毕业的?”——“广东商学院。”

“嗯,不错,从那个学校毕业,能混成现在这样,你很不错!”我顿时囧到了极点~~~!实在后悔,我应该说“广东法商大学”,或者“广东财经政法大学”,这样也许听起来不像个专科的……

“我有两个要求,第一不写我的真名,第二,不能拍我的照片上报。”他的牙齿很稀少,头发很艺术家,说话的时候,总有一些人“簇拥”在他身边,实在是有意思的一人。

刚聊几句,有收废品的人来找他,那人收来一张破的红木椅子,大胡子以50元价格买下了,他自嘲:“收垃圾,做小生意,生活在底层。很多人看不起我。”

第二次去找他,我们到了他家里,是一栋旧式三进的自建房,客厅堆满了各种古董,花瓶、木雕、古书、铜器,瓷碗……杂乱无序,但是有种厚重的丰盛感。屋内很阴凉,古董们都有种冰冷的孤单。我和影子完全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很像“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他有个年轻貌美的妻子,30岁左右,是个研究生,带个小男孩,除了陪丈夫卖古书和“旧货”,就是接一些晦涩的英语翻译回来做。他还雇了三个年轻人,会修理“老东西”,同住一栋,起居工作都一起,少见的关系融洽,像是一大家子。

几杯普洱茶下肚,他拿出一坛“烈酒”,要跟影子大谈人生岁月、文学教育,谈“自由价更高”,谈卢梭的金钱价值观……

我几乎插不上话,这人跟我们在以前的旅途中遇到的“失意后选择隐然”的人相似,为了追寻内心最为渴望的“高度自由”,45岁的他只身离乡背井,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卖一元一碗的小吃,卖一元一本的杂志,然后慢慢开始卖旧书、卖旧货、直到现在卖古玩、古董。

他说:“懂我的人,会觉得我好,敬重我;不懂我的人,看不起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废品买卖的,收破烂的‘小领导’而已。”说完,他看了看刚还过来捋他头发,寻问他“淋湿了吗”的妻子一眼,“她懂我,对我很好。”语气充满柔情。

我们走的时候,他主动把姓名和手机号码写给我,说:“以后常来坐坐,聊聊。两个年轻人很不错,小伙子够好爽,声音很有磁性(大胡子懂声乐,会拉手风琴,他评价影子的声音);小姑娘是未入世的单纯善良。”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像是真的隐士,深藏不露,敢于直面贫穷、误解、藐视等等,不矫情说大话,“大智若愚”正是这种吗。如果不是我们到了他家里,在古董街上看到的他,确实跟现在的他是迥异的。他身上有很多故事,换回来很多感悟,结合他的学识,让我和影子不约而同地认为,我们一定要再回访,这个有趣的老头。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