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分享:古董街专题节选  

2011-05-11 16:52:07|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享:古董街专题节选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专题,这周五见报,节选一部分上来纪念一下。全文有一万五千字,大概占了五个版面,采访时间跨度大概有一两个月,但都是些零碎的时间,加上之前做书吧的专题,有从侧面采访到一些材料。

同时,师父发表在《东莞日报》上的稿子果然很给力啊,在他的特许下,我几乎都揉进去了;同时要感谢他给我提供了很多线索。认识了一些有趣的人,听了很多很多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故事,心满意足!

 

                                                                   十年古董街的变与不变(节选)

 

一、

天地之间,日起日落,岁月无声,却还是留下了雕刻的痕迹;时光沉淀,年代久远的古董之物,其美感深邃不可言说。一个人若是碰到了心中喜爱的古玩,不妨随缘,尽可能与它相互归属,这样才能彼此完整。

在莞城北隅社区,有两条特色的街道相互为邻,一条是花卉街,另一条则是“古董街”。由于古董街有个明显的标志是百年大榕树,所以更多的人亲切地称之为“榕树头”。

清晨从旧光明市场买菜归来的老莞人,一般都会推着单车从市场后巷直接穿过花卉街,顺路捧一束鲜花,买几条小金鱼,从浇过花草而弄得湿漉漉的地面上走过,直至到了花街尽头,才向右转个弯,拐入大榕树下的古董摊位。

在这里,几乎每一天都聚集了好些兴趣盎然的老翁,眯着一只眼,手里拿着放大镜,一件一件地“淘宝”,看那些不易被察觉的细微折损或创口,也看看那些极为细腻优美的花纹。

而每逢周六周日,榕树头下的这里甚至会突然“大变身”,日常安静的北隅小社区,会演变为一个熙熙攘攘的古董“圩日”。

“古董”广而言之,可分为真古董、复制品及古玩三大类。在这里只要具有鉴赏力,够细心,说不定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店里,花小钱就能买到真古董。当然,这里也是假古董的高危地带,隐藏着许多赝品。

即便真假掺半而颇考眼力,但正是这种成本低廉、交易自由的古董市场,培育了东莞的收藏文化。许多新藏家,都会先从东莞榕树头开始,多交流,多观察,练眼力,练鉴赏,慢慢地积累收藏经验。

历经风雨十余载,榕树头古董街虽然繁华不似昨日,却仍然充满活力和朝气,如今更增添多一份气定神闲的雅韵,和日渐成长茂盛的大榕树一样,越久越厚重,越久越有味道。

   二、

十多年前,榕树头只是一个老莞人乘凉休闲的好地方,老人喜欢在这里打桥牌,下象棋,聊天,逗鸟。偶尔会有些小贩,推着车过来卖水果和小吃,也有的卖些过期杂志。

大约到了2001年前后,最早是有几个来自河南的古玩商贩在这一棵枝繁叶茂的百年榕树下摆摊,生意一直不错,后来,古玩卖家越聚越多,慢慢就形成一个市场。榕树头亦摇身一变,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古董街”。

这一点和其他城市名声在外的古玩市场并无不同,比如北京潘家园、西安八仙奄、洛阳西大街、天津文庙、苏州文庙、合肥城隍庙等古玩市场,都是最先自发形成,继而受到外界关注的。经过十年的发展,榕树头古玩市场在珠三角地区小有名气。

早些年,莞城榕树头古董市场,规模和气魄在全国排得上号。每逢周六、日“圩日”, 就早早有商贩和买家聚集此处。前来淘旧的人万头攒动,摩肩接踵。

光顾这里的多是些老年人,他们迷恋着这样的体验:犀利的目光,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心态,往往为一买三、贵三贱一,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之中捡漏拾遗,俨然若高深莫测的超级玩家。如今,除了这些热衷收藏的玩家和老莞人之外,更走进一拨打扮入时的年轻人,给“旧气”缭绕的古玩市场平添上许多亮色。

2010年下半年,榕树头古董街遭遇了十年来的“低谷”,由于各种客观原因的冲击,古董摊位骤减,很多商贩黯然离去,铺位大门紧锁,只剩下零星的几家“撑场”。所幸的是,熬过了那个冬天,2011年开春以来,这里又迅速恢复了活力,其热闹程度几乎又回到了五六年前的鼎盛状态。

三、

今年初,榕树头古董街中无人不识的“大胡子”传出来一段佳话:他无意中以一元钱的价格,从一个收废品的人手中收到了范曾的一幅绘画。

凭着多年来收售古玩的经验,他隐约感觉到这幅画也许有些价值,但究竟是不是范曾的真迹,他当然无从判断了。“我做生意的想法很简单,不管什么东西,我只要觉得不亏,可以卖,我就买来,至于能赚多少钱,那都是随缘的。”

然而,这一幅一元钱买来“不起眼”的画,却被一个老板相中了。“他来找了我好几次,出价也高,我开始猜想这也许是幅真品。”“大胡子”在家寻思了几天,反复看着这张画,他甚至幻想他要北上找到范曾,“如果他愿意见我,我想问他,这幅画真的是你画的吗?是什么时候画的?”说完,这个曾经当了8年高三语文老师,自诩是个文人的“大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结果是他决定还是把这幅作品卖掉。据“大胡子”自己说,他以两万四千元的价格卖出,而这个买家一转手,就卖了十几万元。

近日,他得到了一个消息,他一元钱买来的这幅范曾的画,再一次转手到了台湾,卖了了50多万元人民币。

至今,还有不少榕树头古玩街的人为“大胡子”叫屈,但“大胡子”的心态很好,他说,“最亏的人不是我,是那个一块钱把它当废品卖给我的人。”

不过,从此后他还是决定不再轻易染指书画。“我现在收到的书画都藏在家里,不敢随便拿出去卖了!”

除了一元钱买来的宝贝卖得好价钱,“大胡子”还说:“我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一分钱不花,就赚了几千元。”有一次,他捡到两块破旧的木雕,刚想用三轮车拉回来,竟然就碰上了“慧眼”的买家,“原来那两块是好木头啊,我卖了好几千元!”

四、

在大榕树古董街上,有个地理位置十分有利的店铺,左右各通向市场,而且此处道路特别狭窄,如一个“冲积平原”,“鱼和水都一定得流过我这里,而且还得慢慢走过,顺便看看我的东西。”“大胡子”说,以他的店铺为中心,发散出三个摊位,分别卖古瓷器、古玉石和古籍唱片。

“大胡子”是榕树头古玩街的传奇人物,今年六十岁,不修边幅,一副艺术家形象,由于留着浓密的一字胡,以至于大家几乎忘却了他的名字,“大胡子”成为他在榕树头乃至于东莞收藏界通行的代号。

十几年前,“大胡子”从四川来到东莞,在榕树头以开旧书店营生,后来开始以收购旧货的方式接触古玩,目前,他那家处于榕树头核心位置的店铺,已经成为榕树头藏品最丰富的古玩店。

“大胡子”和他的店铺坚守了榕树头古董街十年,这十年不离不弃,他把那些看似“废品”的东西收过来,再被买家当作精品带回去收藏。他自诩对东莞的收藏文化起到了顶梁柱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为东莞“捡”回了很多流失的宝贝。

同时,他也挽救了很多“废品”的生命——一些破烂的唱片机、古家具、古乐器,在他聘来的几位年轻小伙的专业“抢救”下,总能焕发新生。尤其是唱片机,记者在现场听到的音质效果特别好。另外,那些维修过的“旧货”算不上古董,可都是隔了几代的老东西,很多人愿意收藏。

“大胡子”见证了榕树头的兴起过程,接受采访时,在几位收藏家的簇拥之下,他坐在一把清代椅子上,用一根红木标枪在地面上写了两个字,一语道破了榕树头长盛不衰的秘密——杂芜!

“比榕树头大得多的古玩市场很多,为什么榕树头有这么大的魅力,那就是因为它杂,杂七杂八,什么东西都有,不仅有玉器、瓷器和邮票等传统藏品,还有一些有特殊意思的东西,想买什么都可以在这里买得到,所以有很大的‘捡漏’可能。”

  五、

“最近两三年是捡漏淘宝的最佳时期。”来自台湾的许连钦给记者看昆明收藏家张昆福给他发来的短信。半年多来,两个人不断通过短信交流收藏心得。

许连钦今年四五十岁,是东莞联硕企业管理顾问公司的总裁,20年前,他已经开始玩收藏。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不断出现在北京、上海、西安、重庆等城市,每到一个城市后,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逛当地的古玩市场,北京的潘家园、南京的朝天宫。

在东莞期间,他几乎每周都会到榕树头,最近有人建议成立榕树头收藏委员会,许连钦还期望能够通过竞选,成为这里的“头长”。

  许连钦对榕树头情有独钟,他拿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来做对比说:“潘家园就像穿着制服的收藏市场,东西大同小异,很多都是仿品,而榕树头的东西假的不多,所以就有捡漏的可能性。”——但他强调,能否捡漏,最关键还是看眼力。他此前捡漏得来的一件于右任的书法作品,虽然不大,仅0.8平方尺,但仍在台湾以20万台币出售。

近来他到榕树头来得比较多,因为他很认同张昆福的判断,认为这几年是捡漏的好时机。

他分析说:“首先,中国正处于一个全面建设的时期,以高铁而言,全国范围内要建八纵八横的地铁,怎么建?那肯定是挖土,挖土就意味着出宝贝。第二,近几年收藏日趋火热,这一点仅从盗墓贼的增多就可以知道。第三,就是随着海洋打捞技术的进步,古代沉船藏品开始不断出水。”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