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平山·这份情(续)  

2010-10-05 10:25:56|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每一次离开,我都会问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吗?

试过狠心、无奈、不舍地说一声再见,不再见,可惜我的脚步只听心的命令,而不是用理智操控的大脑。

如今,我依旧风尘仆仆,千里迢迢,不惜舟车劳顿、翻山越岭,来到这个四面都是高山的小山村,看这里独有的银河繁星。这片漆黑的夜空,升起过烟花,游走过流萤,也滑落过眼角的一滴泪。

它曾经赐予我无数的快乐,也治疗我年少无知的伤痛,它是我梦想实现的第一站,也是我永远无法卸下的牵挂。未毕业前,我以为“志愿者”三个字是属于学生的,他们纯白无暇,心无杂念;毕业之后,我常常因为东莞天气的变化,公车站边刮起的某一阵风,仿佛嗅见平山的味道,就心之所及,不能自已。

将近四年了,我念念不忘,一次一次,让脚步跟随了心的去向。

这份感情,我试图给自己一个具体的理由,去解释心中割舍不断的牵挂,却总是说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也许,这早已经超越了语言能够描述的范畴了吧。 

我依旧在加紧步伐,追赶生命的速度。看着老人们一年年苍老、消瘦,却还是带着不变的笑意站在村口迎接我们,我想,除了在他们有生之年多陪陪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办法来挽救他们此生的遗憾了。

难得的是,同在这条路上的营员朋友,也在做着同样的努力。无论是刚毕业的我,还是毕业一年、两年、甚至三年的他们,都在坚持着从不同的城市奔赴同一个平山村,都说工作后杂事缠身、身不由己,但就是有人刚出差完,挤破脑袋也要从北京赶来,坐25小时的硬座再辗转几趟车,几座大山,也在所不惜。他们,真的深深感动了我,我们不是学生了,却还在做着学生时代做的纯粹事情。

平山·这份情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强大的B.U.T,强大的back up team,我们一定会再回来的!
 

 

【潮田乡·赶圩日】

熙熙攘攘的集市,新鲜的农家蔬菜瓜果;

工作营中天天吃素,只因出村采购的路途太远,也太难走。

但这里,有浓浓的市井味道,有充满回忆的“工作营指定米粉店”和“六点半”。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路途·偶遇】
一个躺在车底修农用车的人;
两只准备翻山越岭的鸡。
我在颠簸得可以弹起碰到车顶的座位上,
心又回到了四年前初次进村的澄净。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村貌·盎然】
成群的牛,成群的鸡、鸭,懒洋洋的狗,在我们的身旁悠然自得;
远处的高山把我们包围了;篱笆深处的人家有着慈祥的面容;
我们第一次在村里升起了国旗,在建国61周年之际。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采摘·菜、瓜、果】
小白菜、小萝卜,还有人参;
金秋,柿子熟了,柚子可以摘了,我们在板栗树下捡掉下的板栗。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营中·生活】
饭前唱营歌,《我一直都在》;
早餐是白菜煮面条,大厨一紧张,手就抖了一抖,味道咸得有点苦;
于是白粥被拿来稀释面条;乱七八糟的搭配只有camper才干得出;
啥都没有,土豆炒马铃薯,红薯炒地瓜,吃得津津有味。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微观·村庄】
随处可见的红花,随处可闻见的桂花香气;
菜园里季季不同的瓜果;枕头边摆着一个大大大南瓜;
柚子太多了,压弯了枝桠,还有什么可比眼前此景?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坐看·庭前】
任何一位村民的家中,放眼门窗之外,必定是一抹嫩绿;
即便是丰收季节的秋天,坐在这长藤椅上;
静静看庭前的花开、瓜熟、落叶、新生;与远处的大山两相看;
原来,他们的淡定和豁达,日日都出现在眼前。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相遇·在此】
我们因为平山相遇,却不是因为参加同一个工作营;
我们在不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做过同样的事;
是谁告诉我的,只要认真、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件事,付出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收获。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很喜欢跟牛合影的我,在村中无忧无虑。)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一进村,就一刻不停干活的他。为了一个暖冬的柴火,大学时他曾坚持隔周进村帮老人劈柴。)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故事的开始,是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在停靠的小店中转站上,我们擦肩而过。

那一个陈旧的小店。我们没有交流。甚至没有照面,没有留下印象。

留下印象关联的是,我身边的师姐以及你身边的学长。目光偏移在各自身旁。

阳光斜照的光影落在了另外一个地方另一个人,却始终没有逃离。不是吗?

那一天夜里,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却因为一个错误的电话而交接,交谈。

“你是谁?”“我是建国。”

“你是今天和我抢鸡蛋的那个女孩子吗?”“我不是。”

“那你是谁?”“我是珊珊。”

······

“广东来的营员就你和你师姐两个人吗?今天在小店我看见她,没见着你。”

“那时候你和学长是坐在那小店门外休息吗?我看见他,没见着你。”

你没有注意我,我没有注意你,而奇妙的是,声音却在悄悄邂逅。

电话线的两端,彼此的名字清晰响亮,有了印象。

接下来我们继续着各自的故事,却在无意中一步步铺垫着下一次相遇。

 不能忘却的记忆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村里的老人已经开始念叨着举办村中的第一场婚礼,他们握着我的手,说怕自己等不到那一天,我的心里一阵阵心酸。
影子总劝慰他们个个能活上一百岁,等着看他带着娃娃来见爷爷奶奶——这也确实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为了我们,他们翻出床板下的积蓄,笑着说:不要怕,你看,我有钱,婚礼我来办。
那真的是他们单靠每月微薄的补贴,省吃俭用,毕生的积蓄啊,让人看了眼角直泛泪花。
谢谢你们,平山的亲人。这份情,此生难忘。
 
【絮语】
       每当走过熟悉的候奶奶和潘伯的房门前,我总会透过玻璃窗往里面张望,他们的家还在,人却已经悄然离去了。
       奶奶曾经凌晨四点起床为我煮的十几个鸡蛋的余温似乎还在手心,潘伯在我们纪录片的镜头前拉出幽怨的二胡之声也犹在耳边,他们如此清晰的脸只能在记忆中寻找,或者,在我们的片子中寻找。
       08年,我们拍摄莫伯回家过年的情景;相隔两年,我问莫伯是否有再回过家,他摇头叹息:“再也不回去了,回家很冷清,亲戚朋友邻居都怕我、躲我,我不想回去了。”两年前,他打包行李,天真地以为能够回家安享晚年,却不知遭此重击,落寞地回到平山。眼前的他,消瘦了很多、很多,说话再也不是两年前的神采奕奕了。
        我常想,纪录片的意义是什么,他们仍然不能回家,不能实现落叶归根的宿愿,我们到底,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