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同hang的快乐:同行+同航  

2010-09-08 17:16:24|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暖》,这首歌绝对不是我的~~~对,是冰珊风格,很适合她。”“好,《小酒窝》来了,大酒窝要唱小酒窝了~~~”似乎真是很遥远之前的事情,其实不过是两个星期前,一次媒体界朋友的聚会上,同行的朋友跟我开着玩笑。2010年09月08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我和小师姐没心没肺地唱《女人味》,旁边的小夏“瞪”着微笑的眼睛说:“好耶!唱得好!”此前,我的确很无聊地在看他们“围观”我带来的报纸,上面我做了一期关于独立纪录片制作人小木同学的专版。

小木并没有点评我写得如何,估计那上面放的他一张头像(我们报社摄影记者拍的)不是特别帅,所以他一晚上都拿着他的单反,对着我和潘YU姐说:“去,站那灯光下,我给你们拍个艺术照。”潘YU姐很不屑,“我最讨厌摆拍了。”无奈小木多番好言相劝,潘YU姐爱理不理,继续和我、小师姐有一大搭没一搭的聊天。谈及YU姐要回广日本部当编辑了,也终于跟男友团圆了,可喜可贺,只是,我们都有点舍不得她。

印象中YU姐像一只乖巧伶俐的小猫,可爱至极,第一次跟她一起采访是在泗安,她皮肤很白,说话的声音古灵精怪,有点傻不拉几的,于是一度被我怀疑她是否真的中大法学毕业,来跟我们“抢饭碗”。

插一段,那会儿我还是个实习生,深夜12点,yu姐听到营员们说要去码头吹风侃大山,捏了一支啤酒一副心痒痒的样子:“一起去吧!”我当时拖着肿得鸡蛋那么大膝盖,可怜巴巴地看着小师姐,她花颜憔悴,连日来奔波采访的她说想去睡了,于是作为跟屁虫的我也跟着去睡了。潘YU姐像个被拒绝玩耍的孩子一样沮丧:“你师姐可是乖乖女哦!”其实我和yu都很想去玩,但不知道为啥,小师姐不玩我们也没去玩!

(PS:没想到,一年后的小师姐主动进村,晚上终于去了码头,接触了“工作营文化”,不知道遭遇恶作剧毒手否?)

从实习生到真的做了记者,第一次在活动现场,潘YU姐露着她魅力的小虎牙,笑着对我说:“很好,你终于独立了。”从此,她很不厚道地“教坏我”,总是在活动未结束前就怂恿我:“走吧走吧,没啥好采的!”


 

后来跟同行的一些朋友渐渐熟络,或多或少都跟南都实习的经历密切相关。不时感叹,圈子很小,来来去去不外乎是那些人。

当初我找工作的时候,与我共同采访过一次的香菊姐帮了我不少忙;半年后,我把她推荐到小木主编那,现在已经去那上班了。我和她一起在必胜客吃饭,这次终于轮到我请她了,她还很替我省钱:“小妞,告诉你,别太奢侈,小心稿费都不够付。”她常说让我上她家吃饭,尝尝她的手艺,期待ing。

那晚借着“送送小潘”的名义,我们K到凌晨,云集了不同身份的媒体人,有记者、编导、摄影、主持人,有兼是网络作家的、漫画家的、栋笃笑的、纪录片独立制作人的等等。有那么一两秒我觉得挺自卑的,毕竟是小报的小卒一名;但大多数时间,我还是除去了他们的身份标签,没心没肺的唱玩。

听闻小木拍的纪录片应邀去清华展映,我们在Q上交流,怂恿他跟我回平山拍片,他看过我们的片子,惋惜“可以拍得更好”,还说“我们可以一起拍东西,我发现你挺有能量的。”

后来越是聊多了,越是发现他“不靠谱”,相当自恋,跟中毒似的总在我面前说自己给我们拍的照片“有艺术效果”……他既是作家,又是日报文化线记者,还兼任一本杂志主编,我们的认识就是因为面试,当然我是应聘者,他是面试官。——当然,他最终没成为我的主编,倒是多次向我表示饮恨:“后悔呀,早知道那时候要了你!”我也就顺理成章地说,“后悔吧?活该!”屡屡向他抱怨,我事业上的第一次挫败啊,就出现在他那里。(虽然,当时的情况是我先主动选择了现在的单位,他的放弃在后。)


 

有时候感觉自己碌碌无为,离新闻理想甚是渐行渐远,想想身边这些可爱的同行们,谁不是也这么一步步和现实妥协着,走过来了。同hang,我可否理解为“同航”,其实我们都在乘着彼此的翅膀飞翔。

他们也有我曾认为“莫须有”的烦恼——比如南都记者的“给力”和“职业天花板”研讨,记者的动力来源于那里?不做记者,我们能做什么?记者行业是“围城”么?

他们中也有人,走过一段辛酸血泪史,比如这个14岁就离家出走,做过无数“打杂”工作的小木同学。(据说当过保安、铁路工人,求证~~~)

就连我一直认为他们的待遇丰厚,不该有所谓的“生存压力”,对此我也被告知,“很多记者处于温饱状态。”挖料的辛苦,无稿的焦虑,被头上的光环遮盖了。

毕业前,我跟自己说“骑牛稳马”,以为这只是个过渡期而已,却也一晃半年过去了。时间啊,我请你慢点走!

看着小师姐带的实习生,我是第一个,如今都换了好几个了,感叹岁月流逝;报社最近出了本2010年上半年合刊,翻翻从3月19日开始,我从见习记者到记者,写了无数篇,无数字——8月份的工作统计单上,我得到了一个数字,6万五千字,月均5万字写了半年是,我可以写书了……感叹江郎才尽,离才思枯竭之日不远了。


我是否一开始就【定位】错误?还是我需要尽早转型了?想起实习时,玲玲姐劝我千万别当记者……

近日帮老弟投简历的同时,自己也投了一份镇政府宣传办文职的工作,次日即收到笔试通知,一看,要求写领导发言稿!——我可不愿意以后天天写发言稿啊,虽然政府待遇相当不错,但想想还是作罢了,放弃了一次“转型”的机会。

做了半年记者,除了偶尔写了篇好稿高兴一下,似乎没啥激动人心的事了。反倒是在专业技能之外,学了不少“社会”知识。“你就做一朵莲花吧,出淤泥而不染。”鑫姐离职时叫好友要多照顾一下我,“忍忍吧,会有你出头一日的。”

于是,除了写稿,我就继续发白日梦了。

但值得安慰的是,跟这些依旧梦想不灭的【同行】在一起,有一种【同航】的快乐。

2010年09月08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这篇日志写了一直搁着,
想着等小木同学的聚会照片,
可是他这个大忙人去了清华,
不知道回没回,不等了,迟点补上。
上一张自拍照,谢谢你逛过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