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偏执的意义  

2010-06-21 13:37:22|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用悲情贿赂过读者,你也一定用悲情取悦过自己,我猜想柴静做节目、写博客时,常是热泪盈眶的。得诚实地说,悲情、苦大仇深的心理基础是自我感动。自我感动取之便捷,又容易上瘾,对它的自觉抵制,便尤为可贵。每一条细微的新闻背后,都隐藏一条冗长的逻辑链,在我们这,这些逻辑链绝大多数是同一朝向,正是这不能言说又不言而喻的秘密,我们需要提醒自己:绝不走到这条逻辑链的半山腰就嚎啕大哭。”

“准确是这一工种最重要的手艺,而自我感动、感动先行是准确最大的敌人,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早晨一到报社,浏览报纸、周刊、记者的博客,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尤为喜欢,反复读了几遍,似乎就能背下来了。我许久不用心记住词句、段落,但只要巧遇欣赏的,很快就会熟记心上;我许久不触碰新闻写作,但读着这些热血激沸的文字,依然如醍醐灌顶,获得警醒和感悟。

汪老师跟同行讨论文学作品的时候,问我:“你呢?喜欢读谁的作品?”我心有戚戚,如实回答:“文学作品,小说之类,我少有看得下去。”他们看的名家之作,我说我从未听过,因我只浮浅地掠过一些速食时代下的非主流之作,翻阅不知名的作家所写的散文、随笔、游记,我喜欢柴静、亦舒、安妮、毕淑敏,读的书只凭一时的兴趣,不“啃”大作,不关注最流行的畅销书。因此,系统的、学术的、纯文学的,我统统不懂,是个混在媒体行业中的傻子。

我阅读的速度很快,但记住的不多,在这样一个消费时代,就差把自己也消费掉。

脑袋一热,难得有我看得下去的东西,就能够被我反复熟记,而且,必定实用,这些词句段落篇章,也许会使我终生受用。09年我偶然在书店买到一本08年新周刊的精选篇章,之后那个春季,一本小书几近被我翻烂。我的随性,还在于,我不会就此追加这些篇章之后再涌现出的09年精选、10年精选,我不会再去关注,我没有那个追求。偶然得到南方周末记者编写和仅供内部交流之用的蓝本,我亦多看不厌。如果要问我,看了些什么书,我一句话也答不上来,也许我年头在翻的那本书,年尾还在看。而且,看的还是别人听都没听过的东西,实在不敢恭维你,还不好意思说你:你看的都是些什么啊,用得着看那么久?

我开始意识到,我有种“偏执”,清楚自己想要,对剔除之物,流失的宝贵(包括时间、知识等)毫不痛惜。

“不喜欢文学,不读文学没关系。你懂得做新闻,尤其是我们报纸的专题,其实在某程度上等于报告文学,你拿捏得不错,应该继续往这条道上走。”汪老师摇着头,“在东莞,纯粹的文化人,可以说没有,你们这一代的本地人,像你这样的女孩,真的不多。”

想起时报见过一次面的记者,曾经朝我感叹:我觉得你是挺文艺的一女孩。

文艺女青年?实际上,我时常流连家常琐事,时事、政局、热点,世界天翻地覆、水深火热,我昏头昏脑,只知道每天走在路上,要做什么事,想做什么事,思考的时间常被用来发呆,或是逛街。

我在微小事情的抉择上总是举棋不定,犹豫不前,比如,原味酸奶好还是草莓酸奶好,大冰柜前那个左右手掂量半天的我,竟然,会在一些“大”的事情上很坚决。虽然不止一次,有人给我的评价是“坚定的女子”,但认识自我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直到前不久一个与我接触不过几次的同行,对我在工作上的抉择表示赞赏,我才有些察觉自己这份奇妙的坚定。

“我很佩服你。”她加了我的Q之后,跟我说。

“为什么?”

“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发去一个流汗的表情,想了想,似乎真有些“境界”。

最近,待遇比我现在这份好上3倍的工作又“找上门”来,我几乎都是在电话中用2-3秒的时间,一口拒绝。镇街的待遇,实在好得让人垂涎三丈。南都的老师提醒我:自己选择,自己承担结果。他还善意劝告我如果放弃这个机会,会有些“难出头”。那边的报社亦两次电话来问我为什么不去,我除了有些愧疚为我积极搭桥牵线的老师,实在“不后悔”。

“我也比较喜欢做纯粹一点的东西,日报新闻太多打打杀杀。别人不明,但我是知道的,女孩子千万别太劳累,得不偿失的,毕竟财富以后慢慢会有。”小师姐一眼看穿我,“我知道你不会后悔的,哈~~~看来他们都很想你去!你笑他们看不穿。”

周末,我和她在莞城美术馆碰面,她带着妹妹来画画。我问:“美术馆、图书馆的活还跑吗?”“很少了,跑了也难上,编辑觉得没意思。”她依旧清瘦,奔跑在新闻路上,人大线终于转给另外一个记者,她可以轻松一点,只跑政协线。我们合照,一年前的夏天,我们一起坐在采访农家的院子里合照,我是一个“娃娃脸”的实习生;如今,我们并肩站着,一起“成熟地”笑,虽然同城也是同行,但是极少碰面。

我羡慕她一如既往,似乎永不减退的新闻冲劲,她却羡慕我能够“想做就做”,我自嘲是“不知进取”的人,她相信和男友奋斗这几年,以后的物质担子就不会太重。

相比之下,我和影子一无所有,没房没车,存点钱总是“呼啦”一下就游玩掉。他很认真,每天都挣双倍的加班费,上班带好公交卡和饭卡,口袋里从来不超过10元;我写稿不勤快,要领导“钦点”的才去动,与上上级领导直接相关的活动采访避免不去,不想跟上上级、上上上级的那些人儿打交道,自己选材,无限制时间长短做专题倒是乐意,稿费越来越低——熬过初来时“一人撑场”写稿的局面,我宁愿少赚点,来换取那份自由和悠闲。我不愿意贩卖自己无价值的文字,逼迫的环境之下我会大呼窒息。

回到我所说的“偏执”,我对自己的这个剖析似乎还很不透彻,姑且简单理解为,最初我对文科的偏好,文科中对语文的偏好,语文中对“作文”的偏好,因此,我坚决不理会数字,不想知道历史,不去理解政治,我更是杜绝科技,我认为科幻片是在胡扯,科技的东西没有感情。我只接受我能接受的东西,其他的——我不懂,也不屑于懂。我不是一个能“海纳百川”的人,是个小女人,小心眼,维护着自己一片小小世界还沾沾自喜的家伙。

我在生活方式上的取舍,有自己一套理论,旁人无法左右我,这么说来,确实有些自我的味道太浓重,应该还没向“自以为是”变质吧。

在我看来,自己样样平庸,只求能够缩在一个无人聚焦的角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被人注意就好。那种感觉,如大学课堂上横躺在偌大的阶梯教室最后一排,偷偷翻看旅行杂志一样痛快。

工作之后,为人处世,人际交往常遇双方拉锯,互揭老底,我庆幸自己耳不聪目不明,做个傻姑娘,避开名利争端,必能置身事外。这也是我,选择这样一份工作的原因。同样,我也在这份工作中继续再选择出我的工作方式,保持独立、自主,做自己乐意的事情。

拥有的不多,幸福指数却很高,希望,你们也一样。

 

 2010年06月21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2010年 6月19日 莞城美术馆)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