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一笑一哭之后  

2010-04-25 02:26:36|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笑一哭之后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现在的时间正好来到了凌晨。刚刚度过的四月最后一个周六,是迎着夜深的凉风,一步步从玉兰大剧院走回住处。世间的寂静如此,孤单却不再如影随形。

这一条长长的路,褪尽了日间的喧嚣繁华,我依次路过了市图书馆,市行政大楼和广场,路过了熟悉了南都报社,还有正在举行台湾博览会的会展中心,只不过步行四十分钟,我的心情就变得通透和明朗。

工作之后,很少这么晚不眠。今夜,且让思绪肆意疯长,让不睡的鱼载着我出海。

 

【下午三点·莞城报告厅】

每月一次的大讲坛,依旧是例牌的听讲和采访。不同的是,今天我收获了和导演“不像采访胜过采访”的一次不错的交流。

提前差不多两个小时到场,因为听说能够现场看看拿下金马奖和金像奖几个奖项的纪录片《音乐人生》。这部我认为剪辑非常完美的片子一看完,张经纬导演就上台了。听他带着港腔的普通话,讲述“影像梦想”。为了“拍有感觉的片子“,这个大提琴家出身的新晋导演选取的题材往往是草根的,也往往是需要花费大量的前期时间去和拍摄对象靠近、沟通,比如花三个月的时间泡在一个社区跟一群吸毒女孩聊天,从社工那里不断地了解这些人背后的故事等等。

我听得认真,一如当初我们执着拍片的日子常常跑到中大听着影像的讲座,总以为自己听不懂,可是在花一年多时间拍片剪片之后,我似乎听懂了。

会后媒体群访。我在抛出自己的问题之前,小小地跟张导交流了一下。我告诉他,大学期间我和两个同学拍摄过麻风病人题材的纪录片,没想到,他眼睛突然亮起来,“我知道,我看过南都写过一篇关于这个群体的报道,那个记者是你吗?”听到这里,我真的太高兴了,一个香港导演这么巧也看到了这篇,我告诉他,“是我在南都实习的时候写的。”“写得很不错的,你这个题材的纪录片剪好了吗?有没有参赛?”“参加过,可是没拿奖。”“没关系的,你可以拿去香港,或者国际上试试。如果你愿意,我让我的助手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想看看你们的片子。”就这样,我和张导的助手互留了联系方式。张导很愿意来内地找题材,也很支持大学生的想法。

采访一结束,我第一时间告诉了战友冬和汤,傻傻激动的我们很明白,片子结果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让导演看到我们的片子,看到就好。我们的期望,就是让这个社会来关注这个正在消失的群体,我们的力量很小,在内地的机制下更是渺茫,也许身在自由开放香港的张导,能够帮我们实现这个最初的梦想。

当然,这很有可能也是个遥远而美好的念想,但是不同城市的三个妞还是傻笑得“不能再傻”,尤其是我,坐在公车上还一路傻笑。

 

【晚上八点·玉兰大剧院】

第二次走进高雅的殿堂,欣赏一台三个小时的舞台音乐剧。华丽丽的舞台,绝美的灯光和让人陶醉的歌声,剧情早已不重要了,我终于感受到了中等280元一张票应该匹配的纯粹享受。

在惊叹台上每一位演员的唱歌和乐器功底的同时,也勾起了大多数80后关于一部经典电视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回忆。

我想,很多人都忘不了那首萨斯风的旋律,还有一个发生在60年代的“丽花皇宫”的故事,当中的四姐妹:姚小蝶、洪莲茜、蓝凤萍、金露露,代表着白色、红色、蓝色和金色。

1996年,这部由香港亚洲卫视(ATV)拍摄的电视剧,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就是吃午饭的间隙看的。记得自己很喜欢剧中的凤萍,这个角色很善良、很柔弱,最后还是一个悲剧下场,没想到年纪小小的我原来一早“定型”,即便懵懂得连剧情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却一贯悲天悯人,记住了当中最悲情的角色。

夜阑人静处响起了

一厥幽幽的saxophome

牵起了愁怀于深心处

夜阑人静处当听到

这一厥幽幽的saxophome

想起你茫然于漆黑夜半

长大了以后的今天,我才看懂这其中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原来,“重逢”二字的分量,从来都没有像这样被理解得那么深重,相守相等的大半辈子,天各一方,心却无法忘记一首saxophome的旋律。

容易眼浅的我,和身旁的鑫姐到了剧终的时候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趁着瞬间暗下的灯光和谢幕时的音乐,我们都不动声色地擦掉了。

 

【接近零点·走在路上】

直至这一刻,我都还在想着这个戏剧化的星期六,一会儿傻笑,一会儿默默哭。

我应该是个不容易控制自己情绪的人,特别表现在我的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但同时,我也应该是个藏得住不开心的人,因为不忍心打扰身边人的快乐和宁静。

有时候我会规划我的生活,比如我会告诉自己,白天工作,晚上不上网就看看书,每周去一次锻炼,逛一次街,看一场电影或者音乐剧。我提醒自己时刻关注社会,关注眼前点滴,做好生活的“观察员”,同时也收获其中每一个动人细节。

或许我会常常想到我的工作,我不应该是个工作狂,不应该是个完美主义者,但事实是我总是不放弃抗争。我很害怕,我的文字就是为了“卖钱”,如果我没有思想,一切照搬照做,就像报纸质量与我无关,我的内心不会这么沉重。

可是我总是办不到,因此我感觉非常累。当我不能扭转一种固有版式和思维的时候,我安慰自己,这是一个过程,要循序渐进,要慢慢来。

和去玉树回来的同行聊天,按快门的“神父”告诉我,他以奔赴最前线为理想和使命,而我,遥望着他们的光环,不无期待着,能够尽快触碰到那一份作为媒体战士的使命感。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