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生平第一次写四个版(附全文)  

2010-03-26 10:28:52|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鲜出炉:生平第一次写四个版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新鲜出炉:生平第一次写四个版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新鲜出炉:生平第一次写四个版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新鲜出炉:生平第一次写四个版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文章比较长(一万多字),应部分妞们要求,全文贴上来:

 

                                          塘厦:旧地已逝 空余昔日一场梦

                                                                            图、文/本报见习记者 杨冰珊

 

【无处告别:搬迁的老街和感觉】

打开东莞的地图,看看东南部,这个东经114°5′35",北纬22°4′24",位于东莞-深圳-香港经济大走廊之间的点,就是塘厦。这里拥有168平方公里的面积,下辖20个社区,昔日是大片稻田,今日是崛起的厂房和“农民别墅”。

塘厦人的质朴,跟东莞人一向低调、勤劳的品格一致。就算地球每天在转,祖国在高速发展,东莞这个“世界工厂”也几乎每天都有神话,但是,塘厦人还是念念不忘着一些私藏的往日情怀,可惜,旧地变迁,没有保留的面貌和场景,只能永远留在了记忆里。

记者作为一个在塘厦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出塘厦”是一个惯用的说法,表示“要到镇中心去”,镇上的其他地方均以村名来界别,唯独在塘厦旧政府所在镇中心一带,至今还被唤作“塘厦”。而同样,对于很多来过塘厦一两次的朋友来说,“塘厦不就是一条街吗?”也是一个十分普遍的印象。所谓的“一条街”,说的也是消失了的“旧镇中心”,那可是塘厦一直以来的“中心”,可是几年前,这里开始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扭转的“大迁徙”。

据《塘厦镇志》记载,2003年12月30日,镇在行政文化新区举行三正半山豪苑、塘龙路沥青改造等十项竣工工程和镇行政办事中心、体育馆等十项动工工程庆典仪式。随后,旧行政文化中心一点点转移到了靠近迎宾大道上的新区。这意味着,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塘厦镇和其他力求上一层楼的镇区一样,在加速发展本地经济的同时,也开始进行扩建、迁移原有的行政文化中心,来实现本镇实力的标志性提升。

现在如果“出塘厦”,看到的就是这一带镇街的变化:旧政府改建成为市第三人民法院,旧文化广场划出三分之一的面积用作停车场,旧塘厦中学搬迁走了,旧人民公园旁的影剧院正盖起高楼,连最古老也是昔日最喧嚣的解放街区一带也安静了,剩下空荡荡的老街区和零星的路人。

很多塘厦人依旧活跃在这个地带,因为这已经完全演变成一个商业繁华的街区,除了吃饭逛街唱k喝咖啡这些消遣,再也找不到昔日老街的味道。在很多“老塘厦”的心中,荡漾着一种难言的失落感觉。

  

【寻觅:】

【解放街区:在宁静中感受彼时喧嚣】

这般春日,阳光温和,街道两旁的树上悄悄地发出了嫩绿的枝叶。风微凉,如果抬头看看街边的路标,你会惊奇地发现:工农街、解放街、翻身街、振华街,这些历史味浓重的街名之下,其街区也恰恰保存着旧日的风景。

位于解放街与工农街交界的一处偏僻的角落,一座小小的双层楼矗立于此。古旧的木门紧闭,楼上的红漆玻璃顶上长满了杂草,小小的牌匾用繁体字写着:塘厦区照相馆。

“以前?以前全塘厦就只有这一间照相馆,你话巴闭唔巴闭(厉害不厉害)?”照相馆旁同样老旧的小屋里,坐着一群打麻将的本地妇女,其中一位女士扬起眉毛自豪地说道。

挨着照相馆的铺面,是街坊邻里都熟知的“供销社”,现在还在营业,还是卖布,只是布都变成了家纺。“80年代前,想要买块好点的布,都要专程来这里买。”住在这街区二十多年的陈小姐说。

往前走一点,门牌上标着解放街27号的老房子,高高的屋顶,旧迹斑斑的泥墙,那高高的门廊边上挂着“东莞市塘厦镇农机管理服务站”的牌子。在那个农业至上的年代,这也曾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的地儿。而今昏暗的旧址内,几丝阴冷潮湿飘荡而过,几个老翁正慢慢地摸着麻将,谁都不会在意其包含过的历史使命。

这一刻,街角的麻将声越来越大,午后的宁静被无限扩大。就在这一带,名为“解放街区”居委会的附近,古屋古铺还在,时间仿佛在倒带,眼前的一切褪去了铅华,蓦然自成一张张泛黄的黑白照。

还有多少人,会记得塘厦,它曾经因其建在“清塘”(土名)而命名为“塘头夏”?

2000 多年前,先民们在这里渔猎耕种,繁衍生息。宋代,塘头厦已形成村落,人们傍石马河搭舍而居。由于水路交通方便,常有商客船来往,而这也成为塘厦商业的开端。

宋末,由于中原战乱频繁,河南、陕西一带的汉族人纷纷南下珠玑巷,部分民众辗转移居塘厦。明代,塘头厦属东莞县归城乡第七都,塘厦圩为都府所在地。万历元年,今塘厦境分属新安、东莞两县管辖;清乾隆十九年,复将分属新安县的土地划归东莞,统属石龙戍厅管辖。清雍正八年(1730),塘厦圩成为东莞县37个大圩之一。

建国前,塘厦圩只有几条短小街道而没有大型贸易市场。每逢趁圩日,农民生产的农副产品,都在街道、行人道两旁或者树阴下的空地摆卖。1954年,在塘厦翻身街周围成立第一市场,面积约2500平方米,农民生产的农副产品、“三鸟”(鸡鸭鹅)、猪苗、土特产等,都在这里摆卖,至1964年,第一市场因地方窄小,加上不适应当时逐步普及自行车交通的需要,公社党委在现解放街一带建设了第二市场,面积达5000平方米,第一市场随即取消。第二市场也是空地为主,没什么设施,但是基本上划分了不同商品摆卖区,市场管理较为方便。

1953年,塘厦组建了供销社,名为“第八区供销合作社”,原址在现解放军2号位置,属集体所有制企业,设有日杂、生产资料、糖烟酒、五金等门市部,另有副食、日用品批发部。1958年,塘厦供销社管辖塘厦、清溪、凤岗3个片,在主要圩集上都开设各类商店,方便群众。

1987年4月“塘厦区”改称为“塘厦镇”。

当塘厦区照相馆正值繁盛的时期,正是1987年之前的塘厦区,那时候,满地黄泥的路面上牛粪遍地,这里却是“趁圩”的商贸重地。1982年从外地来莞做纺织的陈小姐还记得“东莞最著名是黑豆”------苍蝇。然而,“牛粪多,苍蝇到处飞”的塘厦正在那时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塘厦抓住先机,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并以其优良的投资环境、优质的行政服务,赢得了广大投资者的青睐,聚集了一大批海内外优秀人才、资金和技术。到2007年,塘厦镇先后实现了从传统农业向商品农业、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从农村向城市三个转变的大跨越,使全镇社会、经济和各项事业都有了巨大进步。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低调的东莞人开始一条不寻常之路,“三来一补”的兴起,使塘厦人民轻松地就洗脚上田了。然而,当昔日喧嚣消逝,这个从“圩”到“区”,再到“镇中心”的热闹地方,安静得只听见耄耋老人慢慢摸着麻将的声音,仿佛,他们打的不是麻将,是寂寞…… 

 

【金满堂影剧院:时代变了风景也转】  

从“塘厦公园”南门走出来,在右手边就是辉煌过20余年的“金满堂”,塘厦第一家大型影剧院。现在这儿早已看不见那个闪亮的招牌,新建筑工地的大门外空荡荡的,几个从前面的中心小学放学的孩童,嬉笑着一跑而过了。他们不会知道,这该是摆放着手绘电影海报的地方,总是聚集着很多人来看有无心仪的电影,别说跑,就是走也要绕着路才走得过去。

过去,“电影”一词在塘厦,从来就是和“电影队下乡”分不开的。

1958年,东莞山区片电影队成立,有队员2名,2台电影放映机。电影放映队从是年开始到塘厦公社各个大队放电影。60年代初,放映的影片主要有《五朵金花》、《刘三姐》、《朝阳沟》等;“文化大革命”中,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吸引了塘厦的人民群众、电影队轮流到各村放映。80年代初,武侠电影开始走向市场,电影《少林寺》每次下乡放映,均场场爆满。1992年1月,塘厦电影队成立,有2台放映机,每月到各村去放电影。1994年增加到4台电影放映机。

1986年6月26日,塘厦“金满堂”影剧院建成投入使用,设座位736个。这对于长期等着“塘厦电影队”的放映机每月去各村放电影的塘厦人来说,真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

90年代初,这里热闹非凡,除了入场看电影,旁边的小歌舞厅也是当时的塘厦青年忘不了的“蹦迪”胜地。灯红酒绿的夜晚,路过此处,甚至能够听见电影院里播放的电影对白,还有激扬活泼的舞蹈音乐。影院外总是有香飘飘的烧烤烟雾,弥漫满条街上不同的宵夜美食:炒田螺、砂锅粥、干炒牛河、麻辣烫······

“1997年的塘厦还根本没有一条宽阔平坦的沥青路。最好的去处,仅莫过于到“金满堂”去看一场电影或欣赏一场歌舞晚会。”早年在塘厦电子厂当技术员的杨先生回忆,“当年我住在塘厦横塘管理区,如果我要去那,不但没有专线公共汽车,而且每次来回得花上近20元的摩的费。”即便这样,喜欢到这“小资”一番的年轻人还是络绎不绝。

沉寂在记忆中的杨先生,不再是当年的小技术员,而是塘厦早期创业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他在博客中写道:“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今屈指算来,十来年的时光荏苒,十年来的风光霁月,使我亲历目睹了东莞塘厦十多年来的峥嵘岁月与变迁。”除了见证塘厦经济的腾飞,就是人民的娱乐生活形式日渐丰富。

不经意间,仿佛是年轻气少的他从“金满堂”影剧院出来,顺着“塘厦公园”南门而上山巅,极目远眺,他的容貌也渐渐过渡到了中年。这会儿,他思绪如闪电般,在今昔对比中流光剑影。

就是在这公园的高塔上,一个他从年青时候就常踏足的地方,顺时针方向环顾四望,远处的峰峦、屏障、河流、工业区、厂房、高压线,皆被晚云下的暮霭轻淡地笼罩着;近处是林立的楼房和街道上来往如蚁的车流、人群。记忆中,当年的塘厦除了138工业区、镇中心、林村、莲湖、石潭埔、振兴围等有着较多的工厂外,其他尽收眼底的地方都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芜景象。看,现今的林村文化广场,往年曾是一片布满杂丛的荆棘之地,而今早已成了塘厦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昔日的莲湖广场,原是一片波光鳞鳞的鱼塘,而今早已变成了所有莲湖人的理想游乐场所;现今的莲湖“时代缤纷广场”,以前还是一片贫瘠的荒凉之地,而今已建起了繁华而又热闹非凡的集娱乐、购物、休闲于一体的大众娱乐购物广场;昔日的“崖山公园”还是一片荒山野岭,而今这里不但茂林修竹,绿树成荫,曲径幽深,水榭亭廊,而且还成了游人们划艇泛舟的好去处……

无论是人文风情,还是休闲娱乐方面的建设,金满堂影剧院“独霸天下”的时代早已经变了。取而代之的新风景也在不断地呈现:塘厦科技馆、图书馆、展览馆、体育馆、大地数字数码影院,休闲咖啡室、量贩式k房······高生活质量还在努力地提高,这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奈何搬迁后的新行政文化中心还是有点冷清?仅仅因为地理位置的偏僻而已吗?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老塘厦”还想重温那些骑着单车去看电影海报然后买电影票的时光,能够融入满街香气的小吃街,穿过拥挤在电影院周围的人群,满心期待地在 “金满堂”邂逅一场电影或歌舞会。 

 

【塘厦中学:往昔纯真重现】  

“今日我以塘中为荣,明日塘中以我为荣”,这里是塘厦镇塘新街46号,那个不大的校门写着“塘厦中学”走进去,一个小小的斜坡的左侧挂着这幅标语。对于历届塘中人来说,这是入学时候最不屑一顾的一句话,也是毕业后无比回味的一句话。

这个校门直对的一条街名为“花园街”,车水马龙的每日,这条街上停满了从镇上各个村驶来的校车,走下来一个个穿着整齐校服的塘中学生。昔日这里的辉煌,全因这些年轻活泼的学生们:街头的一排排火热喷香的烧烤;塘中人无不怀念的“晶晶糖水店”里面的“渣渣”(一款糖水名);小吃餐饮店林立的两街交错,学生们喜欢的麦当劳,精品店、奶茶车······中午的当口,到处都是这些校服学生的身影。

对于05届高三毕业生以及之前的塘中人来说,这个校园如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教学楼、科学楼、实验室、篮球场,田径场,羽毛球场,饭堂、连学生和教师的宿舍都包含在里面。一栋“校友楼”就是初中部,对面的两栋就是“高中部”,平均每个级4个班,每班50-60人。阿敏就是最后一届在旧塘中毕业的学生之一,和大多数80后甚至70后的塘中人的记忆一样,她最难忘的是每年木棉花开的季节,头顶不经意就被一朵火红的木棉花砸中的“幸运”;女生宿舍楼前的木棉结出棉花的时候,飘絮而进来的棉花丝丝;那些奋斗的年月,午间从课室奔向饭堂,再返回科学楼找无人的实验室静静自习的时光,墙上的时钟总是滴答滴答······

而这一切,在05年9月份之后,就永远成了一张张旧照。

记者走访搬迁后的旧塘中,荒草丛生,成了塘厦政府“三旧改造”的重点项目之一。家住在旧塘中附近的91岁老革命家邝耀水爷爷,看着这荒废多年的土地,开垦了一小片种上了蔬菜和瓜果。“我每天五点起身打理这块小农田。”对于不时闯进来怀念母校的塘中人来说,除了夷为平地的校舍楼宇,残垣断壁间的杂草,唯一能入目的就是这片小小的绿地。

时间不可挽留地带走了曾经的塘中风云。这样一所文化底蕴深厚的老校,是东莞早期的六间中学之一。据塘厦镇志记载,塘厦是东莞教育事业发端较早的地区之一,元代,塘厦已有私塾。清光绪二十年(1894),德国传教士在诸佛岭椰山开办神学学校1所,引进西方教育方式,后改为礼贤中学。至清末,塘厦共有学堂2所、中学1所、私塾47间,有学生近800人。

塘厦中学创办于民国三十六年(即1947年),原名“东莞县立塘厦中学”,校名是由当时国民革命军十九路军军长、抗日名将蒋光鼐所题。开办之初,因无校舍而借用基督教会塘厦圩的“福音堂”作为教室。

1948年12月9日,塘中校舍奠基兴建。创办初期,作为一所初级中学,学制三年,学生来自东莞县第三区辖的塘厦、樟木头、清溪、凤岗乡以及现深圳市的平湖、观澜、公明等地,其办学经费由东莞明伦堂资助,属公办中学。建国后,由东莞县人民政府接管。1958年9月,塘厦中学增办高中,成为一所完全中学。为了扩大招生,又在校后驼背公岭建平瓦房10多间。1961年1979年每学年(“文革”期间除外)均保持9个班(初中6个班,高中3个班),学生450人左右。

1996年,由镇政府投资300多万元对塘厦中学进行改建,拆除简陋的平瓦房,建起美观实用的教学大楼。1997年又通过社会募捐计240万元,购置了电脑及教学设备。

2004年,塘厦镇政府投资1.5亿元兴建新校园,2005年8月,校址由塘新街46号搬迁到塘厦镇环市南路13号。

新校园占地面积250亩,建筑总面积达51440平方米,可容纳60个教学班3000多名学生。校园建设取国内外名校之精华,布局错落有致,环境幽雅,草木葱茏,绿化覆盖率高达60%,实行全寄宿封闭式管理。设有先进的教学楼、实验楼、校园电视台、图书馆、电子阅览室、体育馆、400米塑胶国标跑道、生态劳技园、风雨长廊等现代化设施。搬入新校区的第三年,学校改由东莞市人民政府主办,成为市直属高中,面向东莞市东南部各镇区招收高中学生。鲲鹏展翅正此时,扶摇直上九万里。豪情满怀的塘中人在成绩面前并没有止步,这也是历届塘中人走出校门后一直引以为荣的事。

相反,令无数塘中人无不扼腕的是,塘厦中学搬迁后,旧校址荒废了将近五年,杂草也疯长了五年。每次走过,看着那个不复存在的“校门”,难免心中酸楚:既然五年来这块土地毫无用处,为什么要早早拆除呢?这里曾经是近60届学生的青春回忆,难道就不能为此保留一点点旧日气息吗? 

 

【英雄纪念碑:烽火岁月的壮烈】  

离清明时节雨纷纷还有不到一个月,南方忽如夏天的春季总是偶尔又回到了冰冷的冬季,这让人猜不透的天气,似乎也阻挡了往日那些坚定而虔诚的脚步。那时候,几乎每一天,都有不同的人,或三五成群散步着或独自挟着一朵菊花而来。

过去,在许多下班的傍晚时节,附近工业区的工人们为了驱散远在异乡的寂寞之感,常常结伴沿着“塘厦公园”(现在的塘厦观光公园)那条曲曲折折的石阶去山顶漫步、观光。当登临山顶的时候,除了几个诺大的电视接收器外,唯一的景致,就是那尊至今依然默默耸入云端的“塘厦革命烈士英雄纪念碑”。

纪念碑是塘厦镇政府于1996年投资20多万元建造,占地总面积约200平方米。碑座正面刻有碑志,后面刻有43位烈士英名。碑体呈长方体,高达10多米,均由大理石砌成,主体四面均竖排刻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苍劲有力的楷体字。碑体前是一小看台,四周是水泥围栏,面积约20平方米、高约1.5米,地板均铺设了水泥地砖,四周种有松柏等绿化带。

“从我读塘厦中心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每一年学校都要带我们来这里瞻仰烈士。每一年的感觉都不同。”在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青年阿亮说,他现在是一家证券公司的职员,家就住在振兴围村,离纪念碑不远的地方。

离开了校园,去外地上大学回来工作,24岁的阿亮偶尔还是会到这块熟悉的地方走走。每当他独自伫立在那座烈士英雄纪念碑前时,心里总是默默地一字一字地默念着,镌刻在纪念碑上那些解放前曾与日寇英勇作战而又英勇献身的烈士们的名字。就在这片古老的南方土地上,当年曾是日寇侵略者实行“三光政策”的血腥战地。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塘厦地区先后有40多位英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都是塘厦当年积极配合东江纵队游击队的一群优秀儿女。”阿亮感慨地说。

据历史记载,塘厦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他们不堪忍受统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革命斗争连续不断。唐代黄巢义军曾一度占领塘厦;宋末,塘厦民众曾起兵抗元;明正统十三年(1448),黄海黄萧养起义,塘厦亦有人参与。清光绪二十年(1894),当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的消息传来后,塘厦民众激愤满怀,踊跃报名参加志愿军,到台湾参加抗日战争。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当英军越过深圳河时,塘厦一带的群众近千人,组成志愿军夜袭英军,把侵略军赶回深圳河以南。

1925 年,中共党员李二璋回到家乡,深入农村宣传马列主义,发展党组织,并成立塘厦第一个农会——林村农会。不久,他又组织成立农民自卫军,发动起义,把国民政府第四区区长李定汗赶走,打响了农民起义的第一枪。1938 年2 月,中共塘(厦)清(溪)区委成立,次年5 月,塘厦第一个党支部——大坪村党支部成立。从此,塘厦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英勇卓绝的斗争,尤其在解放战争时期,塘厦民众积极配合东江纵队游击队,奋起反击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塘厦先后有100 余名优秀儿女参加革命,并有50 余名血洒疆场,谱写了一曲英勇壮歌。

烽火战争的年月已经远去,此时此刻,除了纪念碑周围的青松、翠柏,和沉默无语的大理石雕栏为这些英烈们的灵魂静静地守候外,就只有西边那轮殷红的夕阳和天边那灿烂绚丽的晚霞,日日陪伴着这片清净之地。

记者和阿亮一样,从小在这里长大,上学时这里不仅是我们每年学校组织瞻仰烈士的地方,也是我和伙伴们经常会来的地方,皆因这里山林茂密,是到旧公园玩耍的必去之地。现在,很少人能够像阿亮一样,常常到这块熟悉的地方走走。随着附近影剧院、文化中心的拆迁,这块儿时的后乐园被高楼大厦包围住,鲜有人踏足。 

 

【文化广场·当音乐遇上舞台】

音乐可以涉及的世间与情分,从指缝间流走,又不自觉走进岁月的留声机,从上个世纪到这个世纪,无处不在地记录着,关于旋律,关于记忆,关于一个从远古而来的音乐故事。

一直以来,塘厦镇着力开展广场文化活动,广场成了文化活动的平台与载体。如果要问塘厦哪个广场建得最早又最出名,答案一定是旧政府前的文化广场。农历正月已经过了,新年味还未完全消散,广场上的大红灯笼还密集地高挂着,虎年娃娃布景前还有路人在留影拍照。这也是“大广场”变“小广场”后,群众还能够拿来当个摆pose的最好背景了。

去年,政府为缓解花园街两旁停车多,妨碍交通的问题,决定对广场进行改建。于是,“猪笼入水”寓意的滚珠喷泉被拆除了,覆盖着玻璃面小桥的彩色水渠被填平了,就连广场上的一整排大树也被连根拔起运走了,老广场变得小小的,有一半的地方用作了停车场。

夜幕降临,又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虽然广场上的场地一分为二,但音乐一奏响,一群健身男女忙不迭地就开始扭动起来了。黄婆婆74岁,瘦小的个子,很卖力地踢踢腿,转转圈,偶尔还一个踉跄,一副要跌倒的样子,“我自小就钟意音乐,所以就来广场一边锻炼一边享受。”婆婆的眼睛里闪亮着异彩,音乐,原来一直都是大多数塘厦人的心头好。

“······

月光光,照地唐。年卅晚,食槟榔。

槟榔香,留俾阿哥娶新娘。

······”

这是名叫“耍睦歌”的塘厦童谣,,自清代开始流行。每年农历中秋节前后,由一成年男人肩骑10岁左右的小孩,小孩挑着柚雕制的灯(柚木,方言即“和睦”),一边走一边唱。

婆婆依稀还记得那些美好的场景:农闲时分的树阴下,青少年围坐着一起跟老年人学唱歌;少女闺房间,歌声袅袅;田间,驶牛佬边劳作边唱驶牛歌。还有熟悉的民谣,都是以真人真事编造出来的:

“······

齐齐转,菊花园;大哥抱妹睇龙船。

龙船唔好睇,唔当去归玩灯笼仔。

······”

建国前,塘厦人民文化生活水平低,公众文化设施少,民间娱乐形式单一,主要是唱歌、舞麒麟和舞龙狮等。平时,儿童喜欢唱“门前磨蚬壳,巷口弄泥沙”,等童谣;男青年一般唱山歌、什锦歌(俗称“盲佬歌”);女青年唱辞别歌(即出嫁告别歌)、挽歌。

50年代,塘厦文化活动主要方式是到装有喇叭的地方听广播。“文化大革命”期间,塘厦组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演革命样板戏,电影队下乡放映等。此外,粤剧粤曲也为人们所喜爱。农闲或节日,常常可以听到粤腔婉转。随着时代变迁,俗沿成习,塘厦逐渐形成了爱唱歌、喜听歌的健康风尚和习俗。

目前,塘厦镇已有文化广场29个(其中社区广场19个),遍布全镇20个社区。作为当时位于旧政府前的老资格广场,这里,捧红了一首首歌曲,也打响了一个个品牌。

原创歌曲《春暖花开》和《东莞不相信眼泪》,自去年3月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并荣获“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东莞文学大奖(音乐类)”。而东莞(塘厦)打工歌曲创作大赛、塘厦镇“越唱越红”歌唱大赛等一批在全市及全省乃至全国都有影响的文化活动品牌,最早也是依托着文化广场而名声大振。

从塘厦镇第一个广场开始,音乐遇上了舞台,梦想再也不是遥不可及。据媒体报道,塘厦镇还将创建“省音乐家协会东莞创作基地”,打造“东八区”音乐创意园区,并于本月28日挂牌,以演艺馆为基地,做大做强本地现有文艺产业,使其成为塘厦文化艺术的闪亮名片。

此时此刻,站在旧政府前望着对面一半面积上都停满了小轿车的老文化广场,顿时,今昔交错,车水马龙,耳边仿佛回荡着时代的歌声一首接着一首,从过去到现在。

一转身,才发现原来熟悉的政府大楼,变成了“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还是同样的建筑,竟然有点儿陌生。从来文化附庸于权力,附庸于政治,难道是政府搬走了,音乐文化也跟着在这老街区中搬走了吗?

广场变小了,再也容纳不下太多人,大型的比赛和晚会一定会有更优越的场地,只是,我们还习惯在记忆中找你。

 

【本报观点】

【发展,不是摈弃旧有的一切】

在东莞的山区片中,“塘厦”这个名字也许最常可以跟“财富”拉上关系。如果是本地或者熟悉东莞的人,对塘厦镇的唯一印象就是“有钱”;外地人或是不熟悉东莞的人,对塘厦这个叫出来不怎么“响亮”的名字似乎没有一点独特的念想,甚至闻所未闻,东莞太大,就算能记住这二十八个镇,也只徒留下一个模糊的镇名而已。

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况,塘厦镇政府在近年来努力打造镇区建置,首要一步就是将原来的行政文化中心,整体搬迁到与迎宾路高速路口接近的片区,兴建起图书馆、科技馆、体育馆和行政大楼等一系列气势恢宏的建筑,以适应未来“镇中心”特征要求。

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来,塘厦镇积极实施外向带动战略,走出了一条以加工贸易参与国际分工,以经济国际化带动农村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道路,迅速从农业镇发展成为广东省中心镇、东莞市5强镇之一,荣获 “中国千强镇(第5名)”、“广东省现代乡镇20强”等称号。与此同时,为了发展的需要,塘厦政府在行政和文化的建设上也不遗余力。为进一步优化行政办公环境和发展文体教育事业,这些年来,塘厦慷慨“圈地”,在土地相对辽阔的新区建立起新的镇中心。

在这个过程中,有些旧镇街区被改换彻底,老街、老建筑的风情和味道荡然无存,突出表现在原镇街中心一带。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新区虽然环境优美,气势恢宏,却不及当年旧区行政文化中心的热闹,这除了地理位置的偏僻的原因外,更多的是因为多数“老塘厦人”念念不忘旧地的情怀。

发展,是辞旧立新,去粗取精,绝不是摈弃一切。

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很多城市也面临着城市改造和扩建中,老建筑与城市改造的矛盾,保留与拆除是一个长期争论的老问题。我以为,不破不立是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似乎“老宅”只有拆掉,才能来改建、扩建。其实 “合二为一”是“天人合一”思想的一部分,在我们古老的哲学中就早已存在。但我们在城市改造中,面对那些“老宅”的思维是“不破不立”和“一分为二”的时候,想到就只能是拆,而忽视了我们传统文化和思维中的“合二为一”。最好的例证就是悉尼,他们在进行大规模建设的时候,为了保存具有文物价值的建筑物,常用“楼中楼”方式予以保护,这样的既扩建了城市、盖起了大商场,又保护具有文物价值的建筑物。

同理,在塘厦镇也存在老建筑、老街区和城镇改造的矛盾。一方面,塘厦希望以一个全新的面貌摘掉“文化荒漠”的帽子,一方面,又盲目拆除旧建筑,破坏旧街区原有的味道。其实,如果能够保存一些旧镇街的特色,不仅是对老塘厦人的一个心灵上的交代,更是一种沉淀历史文化的终极关怀。这样,也恰恰能为这个城镇的发展平添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