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酒の小小窝

苦不尽,甘常在。

 
 
 

日志

 
 

一个月总结  

2010-11-09 18:03:44|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1月09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小时候觉得天光天亮,心里就是一阵一阵的温暖;长大之后,觉得黑夜更为可亲,因为这意味着可以安静,可以自由,可以真实。日光之下,聚光灯之下的,一切,神马都是浮云。

许久没有上来好好写写字,正如上篇日记提到的,我在非自然化的时光中,忍受着煎熬,放大着期盼,然后看着一地零落的“失望”,黯然神伤。

阳台上的小白菜,从一颗微小不起眼的种子,慢慢撞破土壤,发出那嫩绿的小芽,贪婪地吸收着阳光雨露。我每天都在午后的阳光中,细细端倪它们,我敬佩它们,羡慕它们。

“世界空旷无界,虽说不能坐井观天,但有的时候,别那么看得起自己,也就放大了世界。”生活得太较真了,人就容易疲惫。

我眼见86岁的老爷爷用泛黄的信纸写下对古村的眷恋,开头一句便是“时光易逝,岁月如流”。他干枯的双手一提笔就颤抖,但天天坚持大声朗读古书和写作。那一刻,我想,我们谁也没有资格悲叹生命的无奈和冗长。 

一、

将近一个月,我都在做些什么呢?

我下了三次乡。去了三个不同的古村,看村中的一景一物、一草一木,听老人讲故事;还去了趟福隆千年古堤看荒草凄凄,到燕岭古采石场上看岁月钎痕;我发现莞邑大地上,只有行走在郊外深处,才能发现那些让人深思和回味的历史瞬间。

明清时期建筑的门楼,“门框”边上是深深浅浅的凹痕,宣传办工作人员告诉我,古时村民路过门楼到田里劳作,顺手就把手上的农耕工具“磨一磨”;眼前不复存在的农田,似乎就绿了黄了消失了,活生生上演了一幕沧海桑田。

碉楼(也称“炮楼”)是上几代人儿时共同的回忆,村中老人告诉我,那石壁上类似枪打的小洞,不是枪打出来的,是旧时小孩没东西玩,喜欢在墙壁上用手指“挖”,一百年来,无数小孩“挖”出了这幅“杰作”。

七百多年的细叶榕,树枝上长了“气根”,跟地下的根连起来,工作人员说,这是“连理根”;八百多年的的原生态丛林,每一棵树都超过500年历史,树大无比,孩子们还能利用这些“气根”做成秋千,荡呀荡……一荡就是瞬息万年。

一千多年前,东莞洪涝成灾,农田家园时常面临被大水吞噬的命运;于是延绵万丈的东江长堤,每一寸每一段,都是集众人之力,在没有任何机械工具的条件下,使恶水变银流,造福世代子民;同样,为建设自己的家园,他们赤膊上阵,在古采石场上用双手一点一点地“凿”出红石,“锥琢之声闻于数里”,使岭南建筑上的典雅气派,就此坚如磐石。

……

在听、查、看、找、访的过程中,我深深地为这些默刻于历史的瞬间所感动、震撼。那时候也许根本无须存在“纯粹”“朴实”“恬静”等词,因为那是自然化的常态,太常见了,放在今天,却是多么难得的事。

  2010年11月09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二、

10月份,报社来了三个实习生。伟仪、嘉敏和筱莹,分别出生在88、89和90。

我人生中的第一位实习生,嘉敏童鞋回来了。8月份她曾跟我实习过一阵子,这次还是她那卡哇伊的声线,一口一个“师姐”把我叫得甜腻腻的,就像她时常偷偷在我桌上放奶茶、芝士蛋糕之类的零食,让我这个在大学时从来没被叫过“师姐”(惭愧啊)的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馨。

由于我的这位“小跟屁虫”精怪伶俐,不知怎的就把另外两位实习生(她们原本都“许配”给其他记者)也拉进来,成了我身后的“跟屁虫”大队,一群“伊娃鬼”。

常常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采访,三个实习生都想跟着去,碍于每次都怕把对方吓到,我总是“狠心”丢下一个,带两个,尽量安排她们仨轮流跟我。当然,也试过三个都带上。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祈祷千万不能让对方招待我们吃饭,可惜的是,这仨丫头不仅跟着我“骗吃骗喝”,还把一个比利时华人的书法作品“骗”了回来,她们倒是乐得,我却欠下一屁股人情呀!同时,心里咬牙切齿,我也想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实习生!

工作上,她们从一开始做个电话采访都战战兢兢,到后来能够单枪匹马去做人物采访,从稿子乱七八糟毫无思路,到逻辑清晰和有文采,我眼见着她们一点点在进步,心里感慨万千。我教不了她们什么,不自觉就用了以前南都老师给我的套路,给实习生最大的空间自由发挥和成长,前提是,记者要大胆将采访交给她们独立操作。

闲时,我和她们一起去找“莞城老字号”美食,一起吃饭、逛街、买彩票!让我这晦涩的工作、孤单的采访之路有了笑声。“我们走了,师姐采访咪好孤单?”离开之前,她们还讨论着平时没课要溜回来“陪”我采访。这个情景,让我想起自己当年的实习,也像她们一样唏嘘着韵菁师姐的孤单,“记者是一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职业”,原来真的是这样的。

不管如何,如今身边少了三个让我操心让我欢喜的“伊娃鬼”真有点不习惯。小盆友们,快回来帮我干活哦!

 2010年11月09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三、

11月8日,是我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记者节。

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沉溺在“星期一焦虑综合症”中,稍有不同的是,我在晚宴中见了几位我们这条线上的领导,(其实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谁是谁)喝了很多杯红酒,然后就一心想着回去睡觉了。迷糊的觥筹交错中,我依稀听到领导不停地开着我的玩笑,在我还未上前敬酒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端着酒杯向我走来,“冰珊,节日快乐哦!”让我受宠若惊。

其实,入职大半年,我与这些高高在上的领导们毫无交集。“看来你跟我一样,只适合跑文化线。”小木眼见我连自己的顶头上司都搞不清楚面孔和名字,无奈地说。他是日报的记者,跑文化线,常常遇到认不清谁是领导,领导是什么职位的尴尬。

领导对我有印象,兴许是因为一个月来我替他们做的事情:合唱团纪念册的撰文;合唱团五周年的执行方案;合唱团演出的新闻通稿。在数次回馈的声音中,我是唯一没有遭到领导否决的一个(之前有人做过惨遭抛弃)。无论是方案还是撰文,领导看完之后,还反过来问:“这是谁写的?”然后点点头。“虽无直接赞誉,但看得出他很满意。”理姐告诉我,连专门跟进合唱团五年的老师、同事看过画册文字之后,都赞“文字唯美、动情”。(这里要特别感谢小师姐的意见,修改稿我添加了“硬”的部分。)

纪念册已经付梓印刷,并将以精美的装帧版面面世,我当作了送给自己的节日礼物。当然,纪念册是集多人的智慧结晶:摄影师是暨南大学新闻系教授,版面设计师则聘请了一个北京高手,整个统筹工作背后其实有很多人在努力。

在我看来,做这件事的意义本身已经超过了我额外的付出,有无酬劳已经不重要。本来像这样的纪念册,政府可以办得很平淡、很官方、很死板;但他们不愿意这样,他们对这些孩子充满了感情,因为这的确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团队。

我是真的被他们感动了。因此,为了写好纪念册的文字,我认真地去旁听了他们好几节钢琴声乐课,去了一趟星海音乐厅看台前幕后的他们,和他们一起坐车、吃饭、彩排;在化妆间和他们聊天——这群孩子,有梦想,会唱歌,有成绩。更难得的是,他们有可贵的品质:执着、刻苦、团结。——虽然他们年纪轻轻,但我感觉自己从他们身上也学到了不少。

2010年11月09日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四、

在这个无梦的年代,还能因为心中的感动去纯粹地做好一件事,真的太少了。

接下来,我将会协助小木拍摄一部纪录片,“你做我的助手吧!我觉得我们合作会很好!”小木之前带获奖作品去清华展映,顺便在北京申请CNXE基金会,因题材问题未果。“现在台湾那边也有机会,可以去争取一下。”很佩服这种独立影片制作人,为了梦想四处奔波和追逐,身上还保留着大学生那股追梦的执着和冲劲。

“很快,我们就能一起拿威尼斯奖了!”小木在音乐会上看见我,一屁股坐到我旁边的位置上,油嘴滑舌地,先是夸我“你瘦了,你真的瘦了很多!”然后一直怂恿我当他助手,旁边报道组的同事也开玩笑:“这位是新晋导演哦,准备拿威尼斯奖的!”

难得能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何况这也是我大学以来一直的梦想,对我来说,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个月总结 - 冰珊瑚 - 酒の小小窝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